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至尊特工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摧毁神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零侍想挣扎,但是他的内气被封,整个人也被带子捆在了一张结实的椅子上,他此时和一个普通人没太大差别,如何能挣脱得开。

    他唯有眼睁睁的看着秦阳将一针管的液体直接注射入了他的胳膊。

    秦阳抽出注射器,走到了零侍的对面椅子上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零侍。

    零侍心中涌上几分恐慌,人类的恐惧大多源于未知,对未来的未知,对事物的未知,如果秦阳拿出鞭子抽打他或者用一些酷刑折磨他,他反而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他不知道秦阳到底把什么东西注射进了他身体,也不知道这药水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效果。

    他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多久,莫名的疼痛,忽然的出现。

    这些疼痛是从身体里传来,从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传来,这疼痛遍布全身,遍布五脏六腑。

    像针刺,像火烧,像膨胀,像撕裂……

    无法形容的痛楚,从全身每一处涌进他的大脑,让他有着一种昏厥的感觉,但是在这个时候,如果能晕过去或许反而是一种幸福,可惜那如同波浪一般不断侵袭而来的疼痛,就像是把他的身体一次一次的撕碎。

    汗水瞬间从零侍浑身的毛孔中向着外渗出,他在椅子上努力的挣扎着,浑身的青筋暴起,就像是一条条潜藏在皮肤下的蚯蚓在蠕动一般,给人一种可怖的感觉。

    莫羽看着不断挣扎的零侍,也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给他注射了什么东西,看起来好像很痛苦?”

    秦阳轻声解释道:“是一种专门用来逼供让人说真话的药水,简单的说便是要先摧毁人的理智,让人的神智陷入一种接近昏迷的奇特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人是没有办法组织自己思维的,自然也就无法去说谎话。”

    莫羽了解的点头:“用痛苦摧毁人的理智?”

    “大概是吧,也算是一种持续的消耗,人的理智本身就是一种很神奇的情绪,有的人很脆弱,有的是却似乎比钢铁更坚固,这又牵涉信念和坚持,不过在这种药物之下,人崩溃是早迟的事情。”

    莫羽嗯了一声,脸上倒是没什么怜悯的神色:“总归比万鼠吞噬仁慈太多了,我们需要等多久?”

    秦阳眼睛仔细的观察着零侍的状态,轻声回答:“他虽然实力很强,但是终究没有经过这方面的特训,我想也就几分钟时间吧,这种药物很霸道,哪怕受过最严格特训的人,也很难抵挡得住这种药物的威力。”

    莫羽背起双手,静静的注视着在椅子上扭曲的零侍,静静的等待着。

    过了大约十分钟,零侍整个人已经仿佛都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所浸透,他耷拉着脑袋,面容扭曲,眼光却已经变得很迷茫。

    秦阳拿出自己手机,开启了录像模式,对准了零侍。

    “零侍,你的名字是什么?”

    零侍茫然的开口:“赵良栋。”

    秦阳继续询问道:“赵良栋三个字怎么写的?”

    零侍整个人精神都是恍惚的,就好像是在梦游一般,轻声回答道:“赵钱孙李的赵,良好的良,栋梁的栋。”

    秦阳不急不缓的继续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来日本的?”

    “昨天。”

    “你一个人吗?”

    “不是。”

    “还有谁?”

    “团长。”

    “黑手的团长吗?”

    “是的。”

    “团长就是零号吗?”

    “是的。”

    “你知道团长的名字吗?”

    “知道。”

    “团长的名字是什么?”

    “陆……陆……陆涛。”

    零侍说到黑手团长名字时,神情无比的狰狞,仿佛是在经历无穷无尽的挣扎,但是终究还是吐露出来了答案。

    陆涛?

    秦阳转头看向旁边的莫羽,希望从他脸上看到一些神色,但是秦阳有些失望,莫羽皱着眉头,似乎对这个陆涛有些陌生。

    “陆涛住在哪里?”

    “江州。”

    莫羽脸色陡然微微一变,眼光一下子变得深邃了许多。

    “黑手的零号是不是前后有着两个人……”

    零侍表情痛苦,似乎简单的思索也让他无比的难受,好一会儿他才做出了回答。

    “是。”

    莫羽沉声继续问道:“创建黑手的零号叫什么名字?”

    零侍摇晃着脑袋,眼光变幻,仿佛在做着什么凶狠的思想斗争一般。

    莫羽追问道:“是不是陆丰年?”

    零侍很快的点头:“是。”

    秦阳听着莫羽主动的说出了名字,知晓莫羽已经知道了这个人是谁,看着他凝重的神色,不由猜测着这个陆丰年的身份。

    陆丰年?

    嗯,姓陆?

    这个陆丰年和陆天生是否有什么关系呢?

    莫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丰年在哪里?”

    零侍摇头:“不知道。”

    莫羽皱了皱眉头,换了一种问话方式:“谁知道他在哪里?”

    “少爷。”

    “少爷?”

    莫羽眼光闪动:“陆涛是陆丰年的儿子?”

    “是。”

    莫羽思索了几秒钟,才再度开口:“悬赏两千万买秦阳性命的是不是你们?”

    “是。”

    “是陆丰年的主意还是陆涛的主意?”

    “少爷的主意。”

    莫羽询问道:“谁办理的?”

    “我。”

    莫羽直接追问道:“血腥獠牙网的账号和密码。”

    零侍很快报出了账号和密码,秦阳早拿起笔记录了下来,眼光中透露着几分兴奋,只要有账号密码,便可以操作零侍的账号,也便可以撤销之前的悬赏单子,一直悬在自己头顶的这把剑总算可以消失了。

    莫羽想了想,继续追问:“零号住在哪里?”

    “江州,天门码头旁边的翠云阁。”

    “他的联系方式呢?”

    零侍报出了一个电话号码,秦阳飞快的抄在了纸上。

    莫羽还想问什么,零侍忽然身体剧烈的挣扎了几下,然后头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秦阳放下笔,走上前来,检查了一下。

    “晕过去了。”

    莫羽沉声问道:“还能继续问吗?”

    秦阳摇头:“这种药很霸道,零侍的身体会受到很大的伤害,短期内是不能用药了,而且这东西也就第一次效果最好,身体对这种药效有了适应性后,效果便会减少很多……”

    莫羽嗯了一声,脸上也没太多失望的神色,微微抬起头,神色复杂:“想不到是他,我一直以为他已经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