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6.赛伯的赌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喜欢赌局。”

    赛伯带着泰瑞昂,行走在萨卡星的街道上。他似乎在这里颇有声望,一路向前行走,到处都有人在高喊着霸王的称号。

    而赛伯一边向那些狂热者挥着手,一边对沉默的泰瑞昂说:

    “我也喜欢这个地方。我在萨卡星赢到了死亡黑灯,又和这里的主人联手赢下了一个完整宇宙。从那之后,我就喜欢上了那种在赌桌上与人厮杀的乐趣。相信我,泰瑞昂,等你成为赢家之后,你也会喜欢那种乐趣的。”

    “一个宇宙?”

    泰瑞昂轻声问到:

    “你的意思是,你手里有一个完整的宇宙?”

    “是的,一个宇宙,一篇群星。编号20000号多元宇宙,在生命法庭的宇宙档案里,那个宇宙的合法拥有者,可写的是我的名字。”

    赛伯摊开双手,稍显得意的对泰瑞昂说:

    “那是我赢到的最棒的一件战利品。当然,以你现在的程度,进入那种等级的赌局里,也只能作为棋子上场。回报很丰厚,但那也很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身形俱灭。”

    “嗯...听上去你很有经验。”

    泰瑞昂从赛伯的话里听出了另一层意思,霸王则耸了耸肩:

    “当然,否则你以为我的宇宙是怎么赢来的...那可是我和你一样弱的时候,拼死拼活才搞到手的。怎么?你也有兴趣参加死亡赌局?”

    赛伯意味深长的说:

    “如果你想体验一次,我可以帮你安排。我认识一些混蛋,很喜欢玩这种游戏...你看上去像是个挺能打的家伙,要不我们合作一把?战利品73分?”

    “这个,以后再说吧。”

    泰瑞昂没有接话,他抬起头,眺望着萨卡星最高处的建筑物。那是一个庞大的金属柱子,在那柱子上用粗犷的技法,雕刻着萨卡星最强大的几名传奇角斗士的面孔。

    霸王的脸,就被刻在那五个徽记的最高处...

    难怪,这里的人看到霸王出现,会显得这么疯狂。

    但眼前这个不知底细的赛伯先生,带他来这里到底是为了做什么?他所说的赌局的内容,又究竟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面对赛伯拿出的赌注...泰瑞昂有心拒绝,但他不能。

    那死亡黑灯和生命白灯同时使用,只要使用者的意志力和精神力够强,就能在瞬间平衡群星的生死力量。那确实是泰瑞昂目前急缺的工具,也是大领主目前找到的,用来平整艾泽拉斯群星的力量失衡问题时,后遗症最小的一种方式了。

    “到了!”

    就在泰瑞昂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赛伯也带着他带来了目的地。

    那在萨卡星最高处金属柱之下的一栋房子,它就像是黄金铸造的,充满了废土气息的未来宫殿一样。看守房子大门的两个高大魁伟的,穿着盔甲,如犀牛一样的卫士根本不敢阻拦赛伯阁下,而跟在赛伯阁下身后的大领主泰瑞昂,也被他们礼送入了宫殿最高层。

    “这里很嘈杂,这里的主人品味很糟糕。”

    在圆球一样的电梯中,大领主看着下方那如最混乱的酒吧一样纵情狂欢的大厅,那些穿的稀奇古怪的各种外星人在刺耳的音乐声中跳动,那场面,简直就像是群魔乱舞一样。

    出身于精灵文明的泰瑞昂,本能的讨厌这种场景。

    “说的没错。”

    赛伯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脸赞同的回应到:

    “高天尊是个很好的朋友,是个合格的同伴,也是个值得信赖的赌局主持者。但也许是活的太久了,导致他的脑子出现了一些问题。他,还有他的兄弟收藏者,都是宇宙长老中的奇葩...但不用在意这些,反正我们也不是为这些来的。”

    “你到底想和我赌什么?”

    大领主回头看着赛伯:

    “我不认为你这样层次的生命,会真的闲得无聊...说吧,赛伯,看在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份上...告诉我实情吧。”

    “实情?”

    霸王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泰瑞昂,他靠在这圆球电梯那玻璃一样的框体上,他说:

    “没有什么实情,别想太多了,泰瑞昂,这就是一场闲来无事的赌局而已。就把它当成赌局来好好享受吧,在你这个层次,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赛伯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警告,泰瑞昂的眼睛在这一刻眯起。但下一刻,他便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两个来自同一地方,却走上了不同道路的同胞就那么寂静的站在电梯中,在电梯不断上升,直到即将开启的时刻,赛伯突然开口说:

    “还记得我之前告诉你,我穿越过起源之墙,见证了世间所有的奥秘吗?”

    “嗯。”

    泰瑞昂点了点头,下一刻,电梯的门打开,在那叮咚的声响中,双手插在口袋里的赛伯压低了声音,对泰瑞昂说:

    “那堵墙...要塌了...”

    —————————————————

    “得知你要进行一场赌局之后,我就彻夜难眠,我的好兄弟赛伯。”

    高天尊,这是一个穿着古怪长袍,留着古怪发型,说着带有古怪口音的话的古怪家伙。他就像是个老年嬉皮士一样,享受着糟糕的音乐,然后和赛伯哈哈大笑的聊着天。

    他挥手摒退了身边的侍卫,然后带着赛伯和泰瑞昂行走在他那华丽而诡异的宫殿中,他兴高采烈的搓着手,对赛伯说:

    “我就知道你是个真正的智者,我的赛伯兄弟,你知道谁才是最好的裁判者。我很荣幸,你选择我作为了这场赌局的主持人...你知道的,我是最喜欢玩这些东西了。”

    “我当然知道,我现在还记得我们赢下巴巴托斯的时候,那老混蛋的脸色有多么难看。”

    赛伯端着一杯酒,对高天尊说:

    “正是因为我信任你的实力,我的兄弟,所以我才找到你...但我还是要多问一句,我需要的‘牌桌’做好了吗?”

    “当然!托你上次寄存在我这里的那些第十金属...它已经完工了。”

    高天尊嘿嘿一笑,他伸手推开一道门,然后做了个“请”的姿势。

    赛伯和泰瑞昂迈步走入其中,就像是踏入了一片混乱的星海,那千万星光闪耀之间,那种诡异的星空切片,与近乎完美的互相粘合,将这个房间做成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幻影。

    大领主站在群星的光芒之中,在他眼前,是一个缓缓转动的地球模型。

    “就是这个!”

    高天尊看了一眼大领主泰瑞昂,他并没有在这个陌生人身上放太多的注意,他对赛伯解释到:

    “这就是你需要的,一个时间和空间错位的世界...也是你的赌局所在地,这片星空是我和我的兄弟花了数个月的世界,按照真实星空拓印并且仿制的,我们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宇宙熔炉,又找到了那些金属熔炼。瞧,它现在距离真正的口袋宇宙只有一步之遥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就像是我们当初战胜巴巴托斯那样,我们又一次完成了一次创世纪!”

    激动的高天尊摊开双臂,对眼前的两个人喊到:

    “我们甚至不需要把它纳入生命法庭的宇宙数据库里,这是属于我们的口袋宇宙...也是我们度过混乱时代的‘方舟’。”

    “当然,它还差最后一步...”

    高天尊的话音徒然变得冷漠,他的目光看向了泰瑞昂,而赛伯也看着大领主,他说:

    “带上死亡黑灯戒和生命白灯戒吧,泰瑞昂,赌局开始了...我要你为这口袋宇宙注入生与死,在赌局结束之前,你得以自己充当这口袋宇宙的规则,让它向前发展,然后补全最后的缺陷。”

    “若你赢了...你就可以带着黑白灯离开,去拯救自己的群星。这里的一切和你都再没有关系,我们会去找其他方法。”

    “但若你输了...”

    赛伯伸出手,拍了拍泰瑞昂的肩膀,他说:

    “那么在大混乱时代开启的时候,你就得来到这里,维持这口袋宇宙的运转,直到大混乱时代结束为止...这其实是好事,我的朋友。起源之墙塌陷之后,整个多元宇宙都会迎来毁灭更迭,秩序荡然无存,天灾人祸将席卷无尽的世界。你留在这里,最少能保全自身。”

    “那你们呢?”

    泰瑞昂并没有因为这苛刻的条件而勃然大怒,相反,他很冷静,他看着眼前的赛伯和高天尊,他说:

    “你们打算就这么躲进这片口袋宇宙里?苟延馋喘到下一个时代的到来?啧啧,我看你不该叫霸王...叫胆小鬼还差不多。”

    “嘿!怎么说话呢!”

    赛伯并没有生气,他一拳捶在泰瑞昂胸口,就像是开玩笑一样,高天尊也在一边笑而不语。片刻之后,霸王收起笑声,他正色的看着泰瑞昂,他说:

    “这只是个备份,是绝望中最后的希望。如果可以,我不希望自己有用到它的时候,至于我要做什么...很简单,泰瑞昂,和你一样,我也有我要保护的人,我也有我的世界和我的宇宙在等待着我。”

    “我并不会退缩,我会战斗到最后一刻。但真正的睿智,是在决一死战之前,给自己留下最后一道退路,这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我关心的那些人。”

    赛伯将手中的雪茄烟掐灭,他对泰瑞昂说:

    “如果我们失败了,这里就是多元宇宙最后的几个避难所之一。更何况,并不只有我们在做准备,多元宇宙里的所有神魔,只要知道关于起源之墙灾难的存在,都已经开始了行动...如果按照正常的事态发展,你和你的世界根本都就不可能得到这个消息,就会在茫然之中迎来混乱的终末。”

    霸王伸出手指,点在泰瑞昂胸口,他说:

    “从这一点来讲,是我给了你拯救你世界的可能!你要做的,就是赢下这局游戏,然后去想办法救助你的世界。毕竟...以你现在的层次,其他的事情,你也做不了。”

    尽管赛伯先生的话并不包含其他意思,但落在泰瑞昂耳中,就觉得相当刺耳。

    只有真正站在这间房子里的时候,泰瑞昂才意识到,自己过去取得的成就远并非终点。他也许应该感谢小尤娜的调皮和好奇心,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但众所周知,进入陌生之地的大门,是需要缴纳门票的。现在,就轮到他缴纳“门票”了。

    十几秒钟之后,大领主睁开眼睛,他舒了口气,语气平静的说:

    “灾难的时代,弱小即是原罪。我能理解。”

    这回答让赛伯满意的点了点头,霸王看着泰瑞昂,他说:

    “那么,考虑好了吗?要玩这游戏吗?”

    “当然!”

    泰瑞昂伸出双手,黑色的死亡灯戒被戴在左手,白色的生命灯戒被戴在右手,在他的意志接触到这两枚具有强大力量的戒指的时候,赛伯的声音也在泰瑞昂脑海中响起:

    “它们并非完整,我暂时封印掉了黑死帝和生命之灵的意志。这两头灯兽不会干扰到你使用这两枚戒指,但要彻底驯服它们,你还需要时间和一点点运气...在这口袋宇宙里,我用现实宝石扭曲了时间流逝的速度,如果你赢了,你会有足够的时间来驯服它们。”

    “不论输赢,你都可以因此晋入更高的层次,这...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不用!”

    泰瑞昂的语气强硬了一些,他看着赛伯:

    “不管输赢,我都会和你赌第二次!你有你的世界要拯救,我也有我的...这个口袋宇宙能容纳艾泽拉斯的群星,如果第二局,我赢了!那么...你要把我的群星连同其中无数生命,挪移到这里!”

    “如果我不幸输了...我便镇守于此,直至永寂!”

    泰瑞昂的果决,让赛伯挑了挑眉头,也让站在一边的赌局主持者高天尊更加喜悦...还有什么能比一场赌局更让人心神愉悦的呢?

    那当然是...两场赌局咯!

    “好!爽快!”

    赛伯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朝着泰瑞昂伸出左手。

    “那,我便和你赌!”

    “两场!如你所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