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长安第一美人 > 第30章 恍惚(捉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可爱,你前面都订阅了吗?补定可以看哦~前方曲折的长廊,以幽-阴且深邃被冠以美名。

  廊角处,有一水阁,长如小船,横跨玊河,四周灌木环绕,禽鸟啾唧。

  放眼望去,鹭园无处不是美景,最妙的还是主院门前的个温泉池,冬日看景,白雾袅袅,堪比仙境。

  当然了,此院的价格比之长安城皇城脚下的通义坊,也是不逞多让。

  不过陆宴到底还是将它买了下来。

  毕竟想接近扬州的权贵,只能住在这附近。

  鹭苑易主的消息,很快就在扬州城传开了。

  ******

  三日后,书房内。

  杨宗递上了一封书信,陆宴看过后,食指有一搭无一搭地敲打着桌案。

  此次暗访扬州,他一共调派了三十多个府兵。其中一半乔装成了卫家家丁,另一半则先一步到了扬州,分别前往城外的茶寮、城内的酒肆、茶庄、当铺、酒楼等处,暗暗蛰伏。

  然而奇怪的是,他们只要一打听扬州税收之事,便发现城中百姓多是统一口径,亦或是避而不谈,就连那庄家母女也不例外。

  到头来,还是杨宗通过前日在城外的一桩命案,才得知了些消息。

  前日死的人叫苗康。

  苗家原是靠卖米为生的,日子还算过得去,可自打赵冲调任扬州刺史,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话说赵冲此人,可谓是胃口极大。他先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把原本县衙的官吏肃清了干净,随后,又将扬州城所有的磨坊据为己有。

  几家磨坊,听起来没有多大的利润,实则不然。

  毕竟百姓只要想将糙米磨成白米,就要用他家的磨坊。整个扬州城,只要吃米,那人人都要买他的账。

  此番行径,无异于是强制性的买卖。

  长此以往,他不仅敛下无数财富,更是逼的几家米坊相继关门,苗家也是如此倒的......

  半响过后,陆宴将手里的信斜斜地放到了烛火上,顷刻间,就燃成了灰烬。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沉声对杨宗道:“除了这些,可租赁的铺面找到了吗?”

  杨宗点头,又从怀中拿出了一张扬州城的地图,道:“据属下调查,赵刺史手底下的铺面,从小市桥到太平桥,占了约有一半以上,不过表面上,这些钱都是赵刺史夫人的母家,高家在管。”

  陆宴拿过地图,不禁冷嗤一声。

  按照刺史的俸禄,估计他两辈子也攒不下这么多财富。

  良久后,陆宴缓缓道:“明日一早,你就动身去高家,以卫府管家的身份,去租五间铺子。“想接触到赵冲,只能从高家入手。

  “属下明白。”杨宗拱手道。

  傍晚时分,天色已暗。

  日头下跌,层层叠叠的白云缓缓流动,终是湮没在了无边际的夜空之中。

  陆宴穿过廊桥,回了主院——春熙堂。

  沈甄正在屋里头记账,抬眼一瞧,刚好瞥见了陆宴关门时挺拔肃然的背影。

  她的目光不由一滞。

  说起来,自从住进鹭元,他几乎是夜以继日地忙着,他们很久都没说过话。

  昨日她起的早,便去院子里小坐了一会儿,书房就在春熙堂旁边,她横眸一望,便能瞧见杨宗和其他几位属下在他的书房里进进出出。

  那时天还未亮,他应是一夜都未阖眼。

  到了午时,本想唤他用膳,却见他伏在桌案上,早已沉沉睡去。

  回想在长安的时候。

  她虽知京兆府的事也不少,但因他只是偶尔才去一趟澄苑,所以也并未见过他如此疲惫的模样。

  如此一来,有些话不禁变得有口难开。

  陆宴坐于榻上,眼底倦色难掩。

  沈甄忙走到他身边,低声道:“大人要不要用膳?”

  陆宴揉了揉太阳穴,想着自己确实该吃些东西了,便低低地“嗯”一声。

  不一会儿,沈甄便端了些汤饭进来。

  陆宴喝了一口,发觉依旧是羊肉莲子汤,不由挑眉问她,“这是你做的?”

  沈甄点了点头,“上次瞧见陆大人眉头紧皱,便猜到味道可能是还差了些,这回我特意加了姜去了腥味,大人觉得如何?”

  四目相对,陆宴轻笑了一下。

  没想到她比自己想的,还要机灵一些。

  不过这世上根本没有无缘无故的讨好,陆宴知道她这般殷勤,也是因为心里还惦记着见沈泓。

  他撂下碗,低声道:“我答应你的事还作数,只是近来事多,还需等等。”

  沈甄一愣,小脸微红。

  既然被识破,她自然也不会在京兆府少尹面前扯谎,便乖乖点头道:“大人事务繁多,还能记得,我已是万分感激。”

  见她老实承认,也没遮掩,陆宴心头那点不说清的不快,终是随着一碗热汤,渐渐消散。

  陆宴用过膳,随后去了净室,回来的时候,刚好瞧见她端坐桌案前,举着几根雪白白的手指头,拨弄着算盘。

  他径直走过去,发现她在记账。

  瞧着规矩整洁的一排排小字,就能猜到她写得有多认真。然而记账的事,他不过是随口嘱咐了一句。

  沈甄感觉到了头顶的灼热,一抬头,刚好对上了他的眼。

  她小声道:“大人是要歇息了吗?”

  陆宴手执书卷,挪了个杌子坐下,低声道:“还差多少?”

  沈甄低头看了一眼,道:“都记得差不多了,就差今早采买回来的花瓶和炭火了。”为了不让人起疑心,沈甄已是把所有能想到的东西都买回来了。

  闻言,陆宴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屋内的陈设,已是大有不同。

  悬画、榻几、壁桌、瓷器,交-床,屏风,香炉,无一不讲究,无一不雅致。

  他垂眸看她,顿时觉得,带她来此,利大于弊。

  “不急。”他道。

  话音一落,沈甄继续下笔。

  陆宴看着她埋头认真的模样,不得不感叹,云阳侯府教出来的姑娘,着实是不错。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能把账做成这样,简直可以当陆蘅之辈的楷模了。

  他一边翻书,一边若无其事道:“是从何时开始学管家的?”

  这屋里就两个人,他显然又不是在自言自语,沈甄不由再次停下了笔。

  她咬了下唇,道:“及笄后就开始学了。”

  陆宴又翻了一页,眉宇微蹙,及笄,这样的字眼不免太敏感了些。

  他忽然回想起一件旧事。

  沈家女貌美,京城人人皆知,坊间戏称,沈家不论哪个到了及笄年龄,只怕门槛都要重新修葺。

  记得那时,他刚调任到京兆府,审的头桩案子,便与沈家有关。

  约莫是七月初,淳南伯独子唐律去云阳侯府提亲被拒,他心有不甘,便想趁月色浓时偷偷潜入沈府,结果差些被云阳侯乱棍打死。

  云阳侯虽然势大,但淳南伯却只有唐律一个儿子。

  在唐律昏迷不醒的时候,沈、唐两家,可谓是彻底撕破了脸。

  当时的他,虽然对唐律的做法十分嗤之以鼻,却也不免在心里骂了沈甄一句红颜祸水。

  谁能想到,不过两年左右的时间,他自己竟也尝到了祸水的滋味。

  可就算品过其滋味。他依旧能将风月里的得失区分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以前的我真的是个从来不日更的选手,太难了,太难了。

  有读者跟我说,我如果敢断更,她就给我寄刀片。

  我问她多长的。

  她说她家刀最短的40米。

  呜呜呜呜呜呜。

  我只能日更辽。怕了,怕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