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长安第一美人 > 第31章 长夜(捉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十一章长夜==

  夜露深重。

  陆宴压着她的身子,盯着她的眼睛一动不动,端的是她不语便不罢休的架势。

  见沈甄一直不吭声。男人落在她腰间的手,便从冷冷的钳制,变成了缓缓的摩挲......轻轻重重,既像是爱抚,又像是逼迫。

  委屈吗?

  跟了他,其实她不该委屈的。若没有他,即便那日逃出了长安城,她也只能带着泓儿四处奔波,想求偏安一隅,都是痴人说梦。

  她既受了他的恩惠,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点道理,她应该懂。

  可道理归道理,真要她说出“不委屈”这三个字,却也很难。

  毕竟她活了十六载,也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做了别人的外室......

  沈甄努力地张了张嘴,竟是一个音都发不出。

  见她如此,陆宴的心不禁一沉再沉。

  三个字,当真就这么难以启齿吗?

  真好,极好。

  堂堂镇国公府的世子爷,长安城里天之骄子,从小到大,受的都是旁人争先恐后的巴结,何曾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走过?

  看着她眸光里难以抑制的水色,陆宴那双幽暗深邃的眼里,骤然涌入了一丝愤怒,和一丝他自己都不想承认的慌乱。

  他喉结微动,翻身从她身上下来,哑着嗓子道:“歇了吧。”

  从此以后,她不想说,他亦是不想再问。

  沈甄看着他的背影,也知自己方才惹了他不悦,思忖片刻后,便用双手环住了他的腰,道:

  “承蒙大人恩惠,沈甄没齿难忘。”

  她的声音丝毫未改,可说出口的话,却让他四肢百骸都跟着发麻。

  果然,只有恩吗?

  ******

  夜色已沉,沈甄的呼吸渐渐转匀。

  陆宴侧头看她,又看了看她放于床侧的香囊,终是长叹一口气,阖上眼睛,缓缓入梦......

  时间一晃回到了十月初九的那天。

  那是沈家该还债的前一个晚上。

  那日,京兆府有个棘手的案子。暮鼓响起时,陆宴正低头写着呈文。

  这时,外面几个正要散值回家的皂隶大步跑了进来,“陆大人,昭兴坊那边起火了。”

  另一个人道:“金氏钱引铺的掌柜方才来击鼓,说沈家三姑娘欠债不还,畏罪潜逃,现已出城了。”

  陆宴挑眉,沈家三姑娘?又是她?

  陆宴撂下笔道:“叫金氏的人进来。”

  那金氏钱引铺的掌柜一进来,便拿出了手里的证据,道:“大人,沈家欠的可是整整八千贯,她人若是跑了,在下把命搭上都是不够赔的。”

  见陆宴不语,掌柜的赶忙又道:“除此之外,在下还有另一桩事欲告!沈家三姑娘出城,用的乃是篡改的户籍,和假冒的文书!此事,衙门不会置之不理吧?”

  “大人,这怎么办?”杨宗低声道。

  陆宴转了转手中的狼毫,长叹一口气,“叫上司兵参军,出城。”篡改户籍,假冒文书,这可不是小事。

  陆宴带了一批人马手执火把寻人,南北各一方,最终,于子时三刻,抓获了不慎坠马的沈甄和沈泓。

  人赃并获,并无任何抵赖的机会。

  陆宴翻身下马,走到沈甄身侧,用极冷的声音道:“通关令文,谁给你的?”

  沈甄低着头,咬紧下唇,一言不发。

  她的鬓发已乱,残留着点点血迹,小脸煞白,胜过他手上的银灯。

  “回本官的话。”陆宴道。

  沈甄的指尖均在颤抖,娇生惯养的三姑娘,一没被人审问过,二没有当过逃犯。

  只是事关长姐,她什么都不敢说。

  陆宴但笑不语,也不再同她废话,只回首对杨宗道:“将她带走。”

  陆宴将她带回京兆府狱之时,已是二更天。

  他将沈甄、沈泓和受贿的城门士兵关押在不同的牢房,然后道:“分开审。”

  就在这时,沈甄突然起身道:“大人,他才五岁,他什么都不知道。”

  陆宴行至她身边,步步紧逼,皱眉道:“把文书和户籍拿出来。”

  沈甄抬手压了压胸口,泪水就在眼窝里噙着,她想开口求他放过自己,却也知道,求人是没用的。

  镇国公府与沈家并无交集,即便有交集,他一个朝廷命官,也不会徇私。

  陆宴见她久久未语,又道:“你不自己交出来,本官便只能搜身了。”

  像沈甄这样深居闺阁的女子,怎能扛得住陆宴胁迫的语气,拷打的目光......

  半晌过后,她终究还是将手里的文书递到他手中,“大人,今日的一切皆是我一人所为,假冒文书是,篡改户籍是,自私纵火亦是,我都认。”说完这句话,那双波光潋滟的双眸,便刷地一下,涌出了大滴大滴的泪珠子。

  陆宴看了看手里的令文,确认无误后,抬眸轻斥:“知道这是多大的罪名吗?你一人?你一人是如何拿到户部专户的纸?”

  这样的问题,沈甄并答不上来。

  陆宴看了她一眼,冷嗤道:“京兆府向来秉公执法,该你认的你认,不该你认的,亦是轮不到你认。”

  沈甄双拳握紧,颤声道:“真的是我一人所为。”

  陆宴出了牢房,上锁时,对她道:“本官劝沈姑娘明日升堂时实话实说,免得还得落个包庇的罪名。”

  就在这时,杨宗从不远处走来,对陆宴道:“主子,今儿还回府吗?”

  陆宴用中指揉了揉眉心,“明早还得升堂,不折腾了。”

  翌日。

  陆宴这一夜又是伏案而过的,天将明时,他起了身子,左右活动了下肩胛。

  一想到今日公务之繁冗,不禁用手压了压太阳穴。

  他瞧了一眼外面刺眼的阳光,道:“那守城的兵认罪了吗?是谁买通的他?”

  杨宗摇了摇头,“是个能忍的,四十个重板子下去,没说。”

  假冒文书,贿赂官员,没有一个罪名是轻的,陆宴沉声道:“提审沈甄。”

  陆宴念她身份特殊,又是女子,不好公开审理,便亲自去了京兆府狱。

  才十六岁的名门贵女,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见到两个拿着板子的衙隶,和一个长杌子的时候,整个人腿都软了。

  陆宴反复忖度,道:“沈姑娘,笞刑不是闹着玩的,这文书是谁给你的,本官劝你如实招来。”

  沈甄似没听见一般,一步步地走过去,自己趴到杌子上,红着眼,小声道:“大人便是问我一万次,我的回答也只有一个。”

  京兆府同县衙和刑部相比,权利更大,且不受逐级上诉的约束,所以,只要证据确凿,便可以当堂审判,死刑亦可。

  陆宴的手指若有若地轻击着桌案。

  给一个姑娘家用刑,且他大抵是不忍的,陆宴难得在行刑前劝了一句,“你受不住的。”

  沈甄未应声,只用小手攥住了一张帕子。

  她有些害怕,下唇都在抖。

  这几项罪名只要判下来,她是怎么都活不成了。

  若能保住长姐,这顿板子也不算白挨。

  陆宴看着她,衡量再三,同一旁的衙隶道:“三个。”像沈甄这样的身板,三个板子下去,她应是什么都肯说了。

  说实在的,自打他接任京兆府少尹以来,这样的场面,数不胜数。可他审的囚犯,大多都是为了一己私欲才触犯刑律,比如偷盗入室,奸-□□女,杀人放火。

  像沈家这个状况的,他也是初遇。

  三板子下去,沈甄一声未吭。

  陆宴转了转手上的白玉扳指,又道:“再三个。”

  板子照落。

  陆宴看了她良久,眼里到底是落了不忍,再次道:“你早些承认,本官算你自首,一切从轻处罚。”依照晋律,诸犯罪未遂而自首者,免罪,被捕后而自首者,则减二等罪。

  沈甄的刑法能判多重,大抵都在他一念之间。

  她还未开口,杨宗便跑到陆宴身边,悄声道:“主子,宣平侯世子说有急事找您,正在京兆府外候着。”

  陆宴眉眼微挑,“随钰?”

  “正是。”杨宗道。

  陆宴的友人不多,随钰算一个。

  随钰同他年纪相仿,又一同长大,可谓是情同手足,三思之后,陆宴便让衙隶停了手,转身而去。

  随钰被陆宴引至后苑。

  “这时候来找我作甚?”

  看着随钰急切的目光,陆宴恍然想起,宣平侯府与云阳侯府关系向来密切,若不是三年前沈二姑娘沈瑶被圣人派去和亲,随钰便是沈家的女婿。

  想到这层关系,陆宴心里一沉。

  “沈家三妹妹,是不是在你这儿。”随钰急道。

  陆宴点头道:“是。”

  “时砚,你听我说,昨日那封文书,是我交给沈姌的。”

  陆宴眉宇微蹙,低声道:“你可知道你再说甚?”陆宴一边质问他,一边给了自己答案。

  是啊,随钰就在户部任职。

  “时砚,她是沈瑶的亲妹妹,我也是算是看着她长大的。我做不到见死不救,真做不到。”

  陆宴目光一沉,厉声低斥:“你过几日便要成亲,宣平侯夫人和太傅家若是知道你和沈家还有往来,他们会怎么做?”

  所谓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沈家眼下,根本是走到了穷途末路,谁也救不了。

  片刻之后,陆宴便看着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红了眼睛,“是我欠了谣儿的。”

  陆宴不明所以,只道:“我知你与沈家二姑娘情谊深重,可她是被圣人送去和亲的,你何错之有?”

  随钰低头苦笑:“我同她说过,这辈子非她不娶。不论是何缘故,我到底是食言了。”说罢,他抬头道:“总之,沈甄出城的文书是我叫人做的,与沈姌无关。”

  陆宴眉心突突地跳,低声道:“随佑安!这是逼我徇私?!”

  “随钰不敢。”

  随钰拱手给他行了个大礼,咄咄道:“沈甄若是签了那卖身契,你觉得她会被卖哪里?教坊?还是平康坊?还是落到云阳侯的死对头手里?”

  “我劝你慎言!”陆宴一字一句道。

  随钰笑道:“眼下朝堂波诡云谲,太子重病,三皇子六皇子虎视眈眈,云阳侯这个太-子-党,当真是因为城西渠坍塌而入狱吗?时砚,朝堂之争!沈家女何其无辜!今日受人磋磨的若是换成陆蘅、陆妗,你当如何?”

  “党争,那是天家的忌讳。”

  陆宴的言外之意便是:云阳侯为官数十载,从他站队的那一刻起,就该做好一切准备。既是在赌,哪有只能赢,不能输的道理。

  随钰又道:“陆时砚,云阳侯府不是镇国公府,沈甄的母亲也不是靖安长公主,不是谁都有选择的权利,也不是谁都有你那么好的命!”

  听完这话,陆宴神色晦暗不明,一言未发。

  二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宴突然哑着嗓子道:“你走吧。”

  随钰抬眼怔住。

  说完方才那些话,随钰也后悔。

  镇国公府与沈家毫无往来,毫无情分,他秉公执法,何错之有?

  随钰道:“时砚,我不是那个意思......”

  “今日,你没来过这。”说罢,陆宴拿起了搁置在一旁的乌纱帽。

  转身离去之前,陆宴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保下她。”

  原路返回时,陆宴对杨宗道:“你即刻回府,从我的私账里抽八千贯出来,如果不够,就把京里的宅院拿到文氏当铺去当。今日酉时之前,定要把这笔钱送到金氏去。”

  一听八千贯,杨宗自然明白了其中的暗喻。

  他想出言劝阻,可自家主子的脾气他也是知晓的,他一旦决定了何事,便不会再由人左右。

  任何人都不行。

  须臾过后,陆宴再次回到了京兆府狱,看了看趴在杌子上一动不动的沈甄,对一旁的衙隶道:“你们先出去。”

  随后行至沈甄身边,轻声问:“还能起来吗?”

  沈甄抬起小脸,十分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大人?”

  陆宴去扶她的手臂,才刚一动,沈甄便喊了一声,“疼。”

  他眉头紧皱,对着她道:“稍忍忍。”

  当晚,沈甄便被陆宴带回到了澄苑。

  那时的澄苑,只有他们两个人。

  六个板子看着不多,但长官监刑,底下的人下手只会重不会轻,像沈甄这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便是连第二个板子都受不住。

  陆宴拿出个药瓶,递给她道:“记得擦药。”

  沈甄接过,对上陆宴的眼睛,小声唤了一句大人。

  陆宴低低地“嗯”了一声。

  沈甄的手微微颤抖,双目接连不断地流着泪,哽咽道:“今日承蒙大人恩惠,沈甄当没齿难忘。”

  话音甫落,陆宴心口一疼,瞬间睁开了眼。

  他环顾四周,又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侧,她正睡着。

  他睨着她的眉眼,一时间根本分不清,哪个是梦境,哪个是现实。

  他长臂一勾,将沈甄揽入怀中,低声道:“沈甄。”

  沈甄本已睡着,被他这么一弄,自然是醒了。

  她上下睫毛都偏长,半睁半闭之时,不免显得有些迷离,她低声喃喃道:“大人。”

  沈甄也不知眼前的男人抽了哪门子的邪风,竟是把手伸进了她的里衣,按着她的腰部,问道:“疼不疼?”

  他这动作一出,沈甄不由更懵了,什么疼不疼。

  陆宴以为她没听清,便又问了一次。

  沈甄摇了摇头,道:“不、不疼啊。”

  话音坠地,陆宴便将高挺的鼻梁挤到她的颈窝深处,细细密密地,极其轻柔地吻了起来。

  沈甄以为他是想行那事,便绷着个身子,红着脸道:“大人,我小日子来了。”

  陆宴抬手搓了搓她的脸颊道:“我知道。”

  他的心里一片茫然,突然感觉整个思绪都乱了,前世的,今生的,好似正如破镜一般,正在一片一片地,回到原位......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写多了,有点太晚了~明天早点更。看见我今天更了4000多的份上,别骂我。

  ps:下章,会非常甜美。

  对啦,上本书《奈何她媚色撩人》入选了晋江年度文,大家有多余的营养液可以往小妩那里浇灌一下,砸雷就不要啦~,,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