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长安第一美人 > 第43章 妥协(捉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十三章妥协==

  眼下是傍晚时分,烛火忽明忽暗地映在她的脸上,就像是陆宴此时高低起伏的心跳声。

  陆宴就没想过,他养着的姑娘竟然还要为香火钱发愁。

  他低头数了数桌上的山水画,整整二十幅,目光骤暗。他们才回京城不过三日,这么多幅画,他大致猜得出,她应是打从一回来,就没闲着。

  沈甄见他将自己的画拿在手里端详,忙道:“大人能帮我把这些卖掉吗?”

  陆宴的表情微凝,他承认,她的画甚是不错,这些山水画每一幅都不落俗,画的多是他们去扬州时沿途的风光,经她的手,山间有雾,林中有泉,彩霞漫天,所有的东西都是活的。

  可眼下这个世道,真正懂得风雅的能有几人,绝大部分人,都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

  就拿京城里那几位所谓的大家来说,他们的笔墨哪里值得上千金,可只要有贵人抬举,京中便有人捧场。

  众人趋之若鹜,图不过是画上的落款而已。

  就算她的笔墨还能卖出些钱来,但想拿卖画的钱请圆沉法师诵经,这便是痴人说梦了。云阳侯府的三姑娘出门礼佛,佛寺可以为她闭寺,但时过境迁,没有重金撑着,只怕寺庙里的知客僧都不会替她通传。

  这些,陆宴自然是不会同她讲了。

  “你需要钱,为何不同我讲?”他蹙着眉头,嗓音略有些沉重。

  别看这男人表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但打从心眼儿里,他还是希望沈甄能依赖他些,有些东西他尚且给不了,但有些,他亦是不会亏待她。

  然而沈甄的想法却总是同他的背道而驰。

  在她看来,她有手有脚,除了卖画,她还能制香,再怎么,也不会想到朝他伸手要钱。

  所以此刻,沈三姑娘的眼里尽是抗拒。

  陆宴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的画收好,然后道:“你的香火钱,我都已替你备好了。”

  话音一落,沈甄便有些慌了,磕磕绊绊道:“不、不行。”

  陆宴低头看着她,薄唇微抿,那股子不容置喙的气势又上来了。

  “大人,这个钱不同于其他,这是我给阿娘祈福的钱。”沈甄拉起他的手,“都说心诚则灵,我白白用了大人的钱,是不会安心的。”

  陆宴道:“你可知道这些画能卖多少钱?”

  “能卖多少算多少,我心里有数的。”云阳侯府出事的时候,沈甄不知变卖了手上多少东西,若不是心里有数,她也不会一口气画上二十幅。

  陆宴低头看了看她被墨汁蹭黑的小手,捏着她的脸,嫌弃道:“行了,跟我回屋洗手。”

  “大人先歇息吧。”沈甄勾唇笑道,“我还想在画一幅。”

  说罢,她便转身回到桌前,执笔,蘸了蘸墨。

  陆宴皮笑肉不笑地盯了她半晌,见她迟迟不过来,他便走过去,单手握住了她的脖子,用淬了冰了声音道:“我说的话,你是听不见么?”

  沈甄被人逮住了命运的后脖颈,立马放下手中的毛笔。

  回到澜月阁,沈甄连忙盥洗了一番,躺到了他身侧。本来陆宴都要睡着了,却被她翻身的动作吵醒了。

  他伸手探过去,发现小姑娘的身子正蜷着,“你月事来了?”

  沈甄蔫蔫地“嗯”一声。

  “何时来的?”

  沈甄也没多想,便实话道:“今日午时。”

  陆宴冷嗤道:“沈甄,你这便是自作自受。”她来月事向来虚弱,站在书房画了一天,她不疼谁疼?

  沈甄被他训的背脊一僵,没敢出声。

  但片刻之后,男人温热的掌心便覆在了她的小腹上。

  “大人。”沈甄回头看他。

  陆宴将她的头扳回去,低声道:“就这二十幅,你明日再敢动笔,我便把书房里的文具全收了。”

  “我知道了。”沈甄恹恹道。

  ******

  本来沈甄卖画凑香火钱这个事,已经让陆宴很受打击了,谁知第二天,大早上的,又来了一个晴天霹雳。

  沈甄竟然把他在扬州给她买的一箱翡翠,估算了一下行情,立了个账目出来,六百贯的东西,经她的手,一笔一笔折算成了七百二十贯。

  陆宴盯着眼前的一箱珠宝翡翠,和手里的账目,甚至都气笑了。

  你说她傻吗?

  但她算账算的比谁都清楚。

  平时就跟没长心似的一个人,专门能给人弄的一口气上不来也下不去。

  陆宴如噎在喉,眉心连着两侧太阳穴突突地跟着跳,有一刹那,好似听见了一阵耳鸣声。

  他忍着怒斥她的冲动,起身,面无表情地出了澄苑,顺便无视了她那声娇滴滴的大人,弯腰便进了马车,

  进京兆府前,陆宴将这些画作都堆到了杨宗手里。

  杨宗疑惑道:“主子,这是......”

  陆宴勾起嘴角,有几分自嘲的意味,“将这些都拿回国公府书房里,放好了,别让人瞧见。”

  陆宴迈上石阶,随时敲了鼓面。他才是无处申冤的那个。

  ******

  时间一晃,转眼便到了三月初七。

  陆宴本是打算陪沈甄一同去大兴善寺的,奈何京兆府却突然出了事。

  当日,大清早便有人来击鼓。

  南市安善坊的蓝门客栈,一夜之间死了一家六口,死相凄惨,头颅被割下后,皆是挂于房梁之上,老人孩子无一幸免。

  不过屋内的钱财一分未缺,年轻的妇人身上亦是没有被奸杀的痕迹。

  不图财,不图色,多半就是仇家寻上门了。

  出了这样的惨案,却逢上郑京兆犯头疾,卧病在家,孙少尹外出办案。陆宴再不去,京兆府便是连个坐堂的人都没了。

  没了法子,陆宴只能另派一位可信的车夫送沈甄过去。

  ******

  马车转过街角,就看到了不远处矗立着的大兴善寺,黄墙灰瓦,庄重大方。大兴善寺旁边,还有一个一座古塔——龙晔塔。

  龙晔塔塔高九层,塔身层八角形,层层皆有塔门。

  人立于檐下,便能听见风铃随风响动,不仅悦耳动听,还此处添了一丝神圣之感。

  三月初七算不得甚特别的日子,香客不多,有些冷清。不过,若是把今日换成四月初八的佛诞日,想必一进门,就会淹没在乌泱泱的人群之中。

  毕竟,来此烧香的可不止长安的百姓,近处有扬州、荆州、洛阳,远处还有西域、高句丽,倭国。

  沈甄和棠月进了大兴善寺,在知客僧在引领下,迈入到了主殿。

  殿中供奉着三尊金身“华严三圣”,正中是毗卢遮那佛,又称报身佛,左边是文殊菩萨,右边是普贤菩萨,除此之外,殿内还列了偌大的一口寺钟。(1)

  一一拜过后,沈甄停在文殊菩萨的佛像前。

  文殊菩萨被视为无上智慧和大慈大悲的化身而供奉,因普度众生,消除罪孽而得名,沈甄缓缓跪在蒲团上,闭眼,双手合十默念了好一会儿。

  摇签磕头之后,知客僧便拿着功德薄走了过来。沈甄不便写下自己的名字,便只在上头写上了自己要捐的香火。

  六十贯。这是昨晚陆宴给她的钱。

  沈甄心里清楚,自己的画又不是甚大家之作,别说是二十幅,就是再加二十幅也卖不上这个价格。

  但她看着男人的脸色已是十分难看,便不好再推拒了。

  沈甄幽幽地叹了口气,要还的债,又添了一笔。

  知客僧笑着接过,然后道:“圆沉法师还有一场《仁王经》的法会尚未结束,还请姑娘随我去客房稍等。”

  沈甄进了客房,知客僧阖上门走了出来。

  这时,恰好有一位女香客经过,她抬脚朝里面望去。

  知客僧拦住了她,“施主,没有住持允许,这儿是不让进人的。”

  女香客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功德薄,上下看了一通,道:“六十贯的香火,便能请圆沉法师亲自诵经解惑了?”

  知客僧笑眯眯道:“施主,佛家讲究因果,因果轮回,万不是这些身外之物能决定的。”

  女香客顿感冒犯,道了一声罪过。

  待这名女香客走后,客房门前洒扫的小沙弥,一步一步挪到了知客僧门前,道:“真是六十贯的功德?”

  知客僧拍了一下他光秃秃的脑瓜,“多少钱,都是功德。”

  知客僧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功德薄,心道:六十贯,便是加个零的都不够。

  沈甄是在偏殿见到圆沉法师的。

  偏殿内供奉着千手观音,还有耀眼夺目的金身五百罗汉,光是看一眼,敬畏之心便油然升起。

  临走之前,沈甄回头望着了一眼身后的郁郁青山,潺潺流水,以及大慈恩寺高高悬着的匾额,想起方才圆沉法师的声音,心里莫名平静了许多......

  她重新戴上了帷幔,蹬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行驶,身后宝塔檐下的风铃声逐渐消失。

  戌时四刻,棠月扶着沈甄下了马车,“姑娘当心脚下。”

  此时,她们谁都没注意到,澄苑这条巷子的拐角处,还站了另一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