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长安第一美人 >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十二章瘟疫==

  元庆十七年,六月二十三日。

  清晨的阳光铺满长安六街,随着晨鼓响动,东西两市也跟着热闹起来,文人墨客、世家子弟络绎不绝。六月百花盛开,踏青游玩的、赏花作诗的比比皆是,这不,马车正一辆接着一辆地往城郊走。

  陆宴的马车途径西市,驶入光德坊,停在京兆府门前。

  孙旭手里端着几张各州县发来的文书,行至陆宴身边,道:“陆大人,这是你要的个州县药肆记录,一样,并无瘟疫的前兆。”

  陆宴接过,眉宇微蹙。

  他记得,梦境也是如此。六月三十日前的长安一片祥和,根本没有天灾降临之兆。可在那之后,瘟疫来势之凶,全然超乎了官府及百姓的想象,户籍骤减,数以万计的人死在这样瘟疫之下,昔日里熙熙攘攘的东西市空无一人,皇城脚下多少府邸都挂上的白纱了......

  “陆大人,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孙旭低声道。

  “孙大人直说便是。”

  “陆大人对瘟疫之事如此重视,可是因为月初之时那两位道士所测的国运?”孙旭一顿,继续道:“可昨日太医署来的人还说,咱们京兆府过于紧张了。”

  陆宴抬首直接道,“前些日子,我从太医署调取了卷宗,看了咱们大晋朝历代的瘟疫记录,大疫大概有十五次,均算下来,是每六年一次,孙大人可记得上回爆发瘟疫是何时?”

  孙旭皱眉算了算,“好似还真就是六年前,可是陆大人,这种事乃是天灾.....也并非绝对。”

  “虽并非绝对,却也不可轻视。”陆宴抬手抿了一口茶,继续道:“庆元十一年那场瘟疫爆发于元州城,文卷上注着,一人染病,便可染一户,一户感染,则致一城沦陷。六年前,驿站还没有现在多,朝廷得到消息后,虽然立马开仓济粮,派去了不少的兵和大夫,但却在往返路上误了足足一个月。到头来呢?地方巡抚哭着来报,长江一带,遍地尸骨,无人掩埋,杭、越地区封城半年,最后活下来的人不到二成,而这,还只是瘟疫爆发期间,”

  孙旭的面容逐渐变得严肃。

  “大疫之后,人口骤减,百姓失去耕种能力,只能靠着朝廷的济粮度日。那时候边境不安生,正好赶上突厥来犯,我军实力并非孱弱,为何右相和吏部尚书要一边率百官劝圣人停战,一边派使团联合回鹘,说到底,不过是因为伤了元气,打不起了。”

  “孙大人,元州城的人口不过是长安的两成,长安一旦出事,会比之前更为严重,京兆府难辞其咎。”

  孙旭抬手撸了一把脸,深呼了一口气,道:“陆大人就别吓唬我了,您说的我身上已经有些发热了。”说罢,他还摸了摸额头。

  陆宴起身,用极低的声音道:“太医署的人,并不可信。”

  话音一落,孙旭的目光骤变,“陆大人的意思是......”这话,就不由引人深思了,

  “孙大人派人将太医署查过的地方,再查一次吧。”

  孙旭点头道:“我知道了。”

  *

  午膳过后,陆宴阖上文卷,去了一趟东宫。

  行至门前,他躬身对门前的內侍道:“京兆府少尹陆宴,有事求见太子殿下。”

  “大人稍等,奴才这就给您通报。”

  “起开。”一个面目慈祥的公公笑着迎上来,掐着细嗓子道:“太子殿下说过,陆大人来访,无需走那些繁琐的礼节,老奴给您引路便是。”

  “多谢公公。”

  “陆大人怎么这时候来东宫?”太子笑着道,气色明显比前几个月好了许多。

  “禀太子殿下,我今日前来,是有要务在身。”

  太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可是因为京城近来传的瘟疫,所以来找白先生?”

  陆宴点头道是。

  “正好,我也有话对你说。”说罢,太子拿出了一张大晋朝的舆图,用笔蘸了蘸墨水,将洛阳圈了起来,递给了陆宴。

  陆宴看过后,抬头与太子四目相视,瞬间多了一种猜想。

  由于梦中的瘟疫是在长安附近爆发的,所以他下意识便认定染病的百姓定会出现在长安附近,可近来他层层排查,并无不妥,若是突然爆发,也无甚可能。

  除非,开始并不在长安,而是有人将这股瘟疫,带到了长安来。

  “殿下可是听说了什么消息?”陆宴道。

  “两日前我去了一趟大理寺狱,见了沈文祁,同他说起了疫病。”太子一顿,又道:“洛阳这个地方,是他指给我的。”

  陆宴一听沈文祁三个字,下意识地提了下眉梢。

  太子继续道:“打从三年前,圣人便一直想扩建洛阳,并在那儿修筑宫殿,那时候你应该已经回京都了,此事可还记得?”

  “我记得,云阳侯当时力排众议,反对此事。”

  太子听着他对沈文祁的称谓,不由真心一笑:“那你可还记得缘由?”

  陆宴点了点头,“若想修筑宫殿,必会大量砍伐林木,穷极土木之工,云阳侯以洛阳所处黄河一带,乱砍乱伐会使黄河大小灾情更为严重为由,反对了此事。”

  “没错,当时圣人因为他的言辞,分外不悦。”想想也是,人家皇帝想给自己建造宫殿,不支持也就罢了,居然还说此举会因来灾祸,谁能乐意听?

  不过成元帝也是个明君,更知沈文祁天生就是那个性子,所以也并未迁怒于他。

  默了半晌,陆宴低声道:“可去年城西渠坍塌,云阳侯府被抄家,工部尚书换给了孙家来做......”

  剩下的话,陆宴未说,可太子和他都十分清楚。

  那位孙尚书是真没什么本事,要非说本事,阿谀奉承倒是能算一个,自打去年他上任,洛阳城的扩建便开始了......

  先是砍伐了大量林木,后又搜集了五岭以北的奇珍异石、嘉木异草、珍禽奇兽,以充园林。工程甚是浩大豪奢,令人叹为观止。

  太子又道:“沈文祁提醒我说,历代瘟疫,半数以上,皆是在黄河流域发生,若逢水灾,则会一发不可收拾,长安的地上水经他手改良过一次,已能做到分流分支,但洛阳却没有,瘟疫若是发生在洛阳,走井水,即刻变能传染一城。”

  “殿下可曾派人去洛阳了?”

  “不止是洛阳,苏杭一带我也派了人过去,不过就是快马加鞭,等消息从驿站传回来,也需要四日。”

  陆宴的眼前忽然再次闪过梦中的画面,上百个间府邸悬起了层层白纱,朝堂之上,官吏不足一半.....

  攥紧了拳头。

  只有他知道,若是同前世一样,再过七日,长安城便守不住了,根本没有时间了。

  若是真有从地方传进来的疫病,那必须即刻封锁长安。

  ******

  安华殿内,许皇后卧在榻上,举起手,轻声道:“之遥呢,叫她过来给我染个指甲,昨儿圣人瞧了一眼,说没有上回的好看,快给我换回来。”

  六皇子大步跨进殿内,朝宫女和内侍挥了挥手道:“本王与母后有话要说,都去外面守着。”

  宫女和內侍连忙躬身退下。

  许皇后见他眉宇中皆是郁色,便道:“你这是怎么了?”

  “母后可知陆宴方才去哪了吗?”

  “你同母后卖什么关子,直说。”许皇后捏了一个葡萄放入口中。

  “他去了东宫。”六皇子咬牙道:“儿子听人说,还是太子身边的公公亲自出来迎的,什么时候,他和东宫的关系这么好了?姑姑那边是不是也择一方栖身了?”

  “靖安不会插手这些事的。”许皇后擦了擦手,又道:“陆宴在京兆府任职,是陛下的人,与各处接触,本就在所难免,既是大大方方从东宫走进去,便只是公务罢了。这些都不重要,烨儿,洛阳来的人,还有几日能进城?”

  “最多三日。”

  “来了多少人?”

  “那边本想多送些,但有些咳嗽症状明显的,便筛掉了,再除去死在半路上的,也就是百人。”

  “足够了。”许皇后笑着拿出一张名单,“找个牙婆,将送进来的这些人,卖进各府便是。”

  六皇子低声道:“京兆府调了兵力驻扎在城门口,查的颇严,此事,母后准备经谁的手办?”

  许皇后犹豫了片刻,缓缓道:“孙家吧。”

  六皇子低头看了看名单,疑惑道:“母亲,这里头怎么还有我门下的人?”

  “不然呢?若发病的都是平日与你不睦的官吏,陛下会怎么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