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长安第一美人 > 第84章 第八十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十四章照顾==

  “大人。”她又唤了一声。

  陆宴半点外人的自觉也无,随手拍了拍床榻,道:“坐下。”

  与他平视,沈甄这才发现,他眼底发青,平日里那双倨傲清冷的双眸尽是疲色,人也瘦了许多。

  就连嗓子都是哑的。

  沈甄知道他忙,却不是他忙成了这样。

  沈甄伸出手,用拇指划过他的眼底,“大人,你这是几天没睡了?”

  陆宴拽过她的小手,捏了捏她的指腹,笑道:“去哪了?”

  “一早便去了百香阁。”沈甄看着他,咽下了原本要说的话。

  “之后呢?”

  “去西市的玉笙楼买了些红豆糕。”

  陆宴嘴角倏然勾起一丝笑意。

  瞧瞧,这才多久,她竟也学会了避重就轻的本事。也不同你撒谎,就只是这样轻飘飘地揭过了。

  陆宴向后靠了靠,盯着她的眉眼,淡淡道:“红豆糕好吃吗?”

  沈甄点了点头,又道:“大人怎么这时候过来?”

  陆宴也不知身体太累,还是心太累,顷刻间,便是连试探的心思都歇下了。

  他转了转手上的扳指,眸色渐深,嗓音暗哑:“就来看看你。”

  一时间,沈甄也说不上来哪里怪,只是觉得这人今日的语气,比以往还要凉一些。

  “照顾好自己,我先走了。”陆宴起了身子。

  沈甄拽住他的手,小声道:“这么快就走了吗?”

  陆宴回头看她。

  沈甄看着他下颌上的胡茬,不由红了眼睛,“能不能再待一会儿?”

  “怎么,想我?”陆宴薄唇微动,眼里并无笑意。

  沈甄点头,攥着他的手没松开。

  “沈甄,我很忙,即便不吃不喝,都还有摞成山的事等着我做!我在这足足等了你近两个时辰......”

  陆宴的话还没说完,沈甄起身,一把抱住了他的窄腰。

  她咬了咬唇,踮脚去亲他,男人不低头配合,只亲到了喉结。

  男人喉结上下滑动,低头看她,深吸了一口气。

  心脏一跌再跌,仿佛过了许久,他掰开了小姑娘环在自己身上的手,“走了。”

  然而刚向前一步,眼前猛然一阵白,整个身子有了往下栽倒的架势。

  沈甄察觉出不对,连忙扶住了他,喊了一声大人。

  窗牖吹进微风,外面花草簌动,虫鸣依稀,也就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陆宴便睁开了眼睛。

  他反应了一下,知道自己这是躺在她的床上,随即环顾四周,正巧沈甄端着粥走了进来,“怎么这般快就醒了?”

  “扶我起来。”

  沈甄伸手扶他,往他背后放了个软垫,随后拿起粥,用勺子舀了两下。吹了吹,放到了他嘴边。

  陆宴接过,三下两下就吃完了,将碗盏放到描漆盘上。

  “我再去给你盛一碗?”

  “不用了。”

  “今夜你就宿在这,哪都别去了,我照顾你。”沈甄不由分说将他摁在榻上。

  陆宴不言语,任由沈甄拿着两块帨巾替他擦了脸,眼见沈甄从木匣子里拿出了一把剃刀。

  陆宴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你这是要做甚?”

  “大人从不蓄须,我自然是准备帮你修理下鬓角。”

  “剃刀哪来的?”

  “我管杨侍卫要的。”

  陆宴蹙眉看着她道:“你会吗?”

  “穿针引线我都会,修个鬓角有何不会?”

  陆宴松了手。

  见他阖了眼睛,沈甄整个人便凑了过去。

  她的手劲儿格外轻,指腹软的如同棉絮一般,虽不熟练,却也仔细,刮完后,她亲了亲他的下巴,缓缓道:“我也不知道,你今日会突然来找这儿。”

  陆宴睁眼,冷声道:“原来竟是我的不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今日实在是事出有因。”沈甄攥了攥拳,到底还是开了口,“我在玉笙楼买红豆糕的时候,遇见了许家的大公子。”

  提到许家大公子,陆宴眉宇微蹙。

  蓦地想起了他审讯沈岚时得到的证词,许大公子、滕王、肃宁伯曾经对她生过龌龊心思。

  “大人,许家的大公子......”她想说的话,对陆宴终究是有些难以启齿,忍不住放低了音量,“他看我的眼神,很怪.....”

  说到这,陆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碰你了?”

  沈甄双颊泛红,轻轻摇头,“我走到哪里都带着苗丽和苗绮,不会发生这种事。”苗丽、苗绮是太子送给沈甄,这两个女子不说是什么江湖高手,但护沈甄周全,亦是绰绰有余。

  “怎么回事?”

  沈甄贴着他的耳朵说了今日的事。

  许家大公子当众拿出请帖,以许家老太太惦念沈甄已久为由,“邀”沈甄去一趟许府。

  沈甄找一个理由,许大公子变拆一个理由,话里话外,都是强迫人的架势。

  苗丽、苗绮毕竟是东宫的人,见沈甄不愿,甚至拔了腰侧的弯刀,双方争执不下时,长平侯带走了沈甄。

  顺便去看了一群猫。

  陆宴的脸色越发地暗了。

  沈甄有些紧张地看着他,拽了拽他的衣袖。

  陆宴没做声,半晌,他抬眼看着沈甄道:“把净室的人打发了,我想沐浴。”

  沈甄点头照做,放好了水后回来唤他,却见他坐在榻上斜歪着身子,又阖了眼睛。

  怎么看,怎么可怜。

  沈甄本想让他躺下算了,谁知一碰他,他就醒了。

  陆宴道:“水放好了?”

  沈甄点头。

  对陆宴这种重度洁癖来说,沐浴显然是要大过睡觉和吃饭的。

  半个时辰后,陆宴回了屋内,沈甄分了被子给他。

  熄了烛火,又是一阵静默,少顷,陆宴的耳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是她翻身的动静。

  自打她离开澄苑,他们还是头一次躺在了一处。

  这张榻几不宽,他的随意动两下,碰到的不是她的腰,便是她的臀。

  肌肤相触,男人的劣根瞬间发烫,灼的他瞬间卸下疲惫,多了一股亢奋。

  嗓子比方才还要干哑。

  他翻身就将她压到了身底下,捏起她的下巴,覆上了她的唇,细细密密的轻啄,转眼就变成了耳鬓厮磨。

  男人的呼吸渐渐加重,手劲儿更重,捏的沈甄不由轻声讨饶,唤了一声又一声的大人。

  他咬着她的耳朵,哑声道:“你是我的属下么?唤我大人?”

  小珍珠在他手里变了样子,沈甄咬唇道:“世子、世子爷。”

  “这般生分吗?”陆宴语气不善,不愉充斥在每个字眼里。

  陆宴将她的膝盖摁在了肩膀上,低声道:“你的性子跟身子一样软,管谁都能唤哥哥?”

  沈甄脑中轰隆一声,美眸瞪圆,恍然大悟。

  可惜晚了。

  晨光熹微,天色尚未大亮,陆宴便起了身子,沈甄头依在他的肩膀上。

  陆宴趿鞋下地,从妆奁里拿出一个小罐子,拾了点药,放于中指。

  划过缝隙时,想起了她昨日的低声细语,众多称呼里,他最喜欢她唤自己的小字,抑或是那声三郎。

  沈甄醒了。

  “要走了?”

  他低低的嗯。

  ******

  陆宴到了衙门,京兆府内死气沉沉,孙旭站在桌案旁久久不语。

  “昨日进长安的那些人,可有异处?”

  须臾,孙旭点了点头,回身低声道:“所有人身上,都有疫病。”

  “他们落脚后,最先接触的是谁?”

  “一个牙婆。”说罢,孙旭递过来一张名单,上面的是京城各个官员府邸准备采买女婢的人数,多是太子门下。”

  话音一落,签押房内仍是鸦雀无声。

  陆宴狐疑地看了眼鲁参军,和其他几位参军。

  他对京兆府这些同僚,多少还是了解的,听了这种事,他们不说掀桌子,也是要厉声呵斥的。

  眼下这般安静,必是有问题。

  陆宴沉沉开口,“牙婆是谁的人?”

  孙旭转过身道:“孙尚书府,老管家的内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