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长安第一美人 >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微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九十四章认错==

  “既是睡了,你抖什么?”

  沈甄暗暗咬紧了腮边的肉,不看他。

  晚风拂动,月色撩人。

  陆宴看着她背后的蝴蝶骨随着微弱的呼吸轻轻开合,他伸出手,两根手指顺着她的背脊一路向下。

  指尖轻轻扫过,也不用力,却令人忍不住颤栗。

  男人的目光溢满了笑意。

  乌黑柔顺的长发、纤细雪白的脖颈、不堪一握的腰身,还有她这一碰就诚实的要命的样子。

  全部,全部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三姑娘这是生气了?”陆宴勾起嘴角,斜睨着她的后脑勺。

  沈甄心里一酸。

  生气吗?

  她哪有资格同他生气。

  那日在酒楼听完孙大人的话,她承认,她半个晚上都没睡着。美人才子,风月佳话这八个字,就在她的脑中不停地绕啊绕。

  她本是同他赌了气的,可一转眼,就得知了他在朝堂上举荐父亲去豫东治水的消息。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眼下她便是有再多的气,也只能生生吞下。

  立秋才过不久,天还不算凉。沈甄身上只穿了一件缎面的素白色中衣。缎面的料子最大特点便是柔软光滑,解开衣带,轻轻一拉,便从肩膀坠落。

  里面是一件樱粉色的肚兜。

  从陆宴的角度去看,领口那隐隐可见的山峦,在夜色的映衬下就像是鲜嫩多汁的蜜果,叫人一望,就忍不住口舌生津。

  他本来只是起了逗弄她的心思,可是男人么,一旦来了感觉,就跟老房子着火一般。

  她有多软,他便有多石更。

  陆宴倾身覆在了她身后,去吻她的后颈,哑声道:“真不理我?嗯?”

  沈甄一躲,他顺势攥住了她的小珍珠,捻了两下,小姑娘立马睁开了眼睛。

  他低头啄了下她的唇,“这算是醒了?”

  “平康坊的曲儿,好听吗?”沈甄用水光盈盈的眼睛瞪着他。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谣言止于智者。”男人轻笑。

  沈甄推了推他作恶的手,想要离他远点,可这床榻也就是六尺长,这么大个地方,他又贴的紧,根本是无处可逃。

  “传闻之事,恒多失实。”陆宴咬着她的耳朵道,“不可信也。”

  沈甄轻哼了一声。极轻的一声。

  眼高于顶的陆宴对女子的小性子向来最是不耐,便是陆蘅和陆妗,也不敢同他耍脾气。

  独独到了沈甄这儿,他才品出了几分乐趣。尤其是,将她压在身下的时候。

  这人一旦有了目的,语气都不免放柔了些,他捏了捏她的腰,“平康坊的云枝,确实是我在外面养着的姑娘。”

  沈甄对上他的目光,见他大方承认,先是无比冷静地来了一句,“何时的事?”

  这一点,沈甄和天下女人一样。

  在沈甄看来,陆宴的这些风流韵事,若是在她在搬到沈宅之前,她无甚资格去管,毕竟自己只是他的外室,轮不到她恃宠而骄。

  可若是在这之后,便是再好的性子,也无法忍受这种事。

  一边说要娶她,一边风流肆意,拿她当傻子不成?

  面对她的反应,陆宴不禁挑了挑眉梢,他还以为,她的泪珠子唰地一下就能砸下来。

  “去年十月啊。”陆宴叹口气道。

  沈甄美眸瞪圆。

  去年十月,那不就是她给他做外室的时候吗?

  难不成......

  陆宴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宽大的手掌捏了捏她的耳垂,“你别不知好歹,本官洁身自好的名声,就毁你这了。”

  听完这话,沈甄蹙起眉头,撇了嘴角。

  要真是洁身自好,他又怎会对自己做那种事......

  不得不说,沈甄这想法真是一点都没错,有些人看着不同流俗,好似对凡尘中的欢愉不屑一顾,实则呢?不过没遇到入眼的人罢了。

  就像他同靖安长公主说的一样,出淤泥而不染的是白莲,不是他。

  栽到沈甄身上,他也不曾想过。

  陆宴透过她的眼睛,读出了她的心中所想,忍不住咬了她一口,颇有一股恼羞成怒的意思。

  男人一把翻过她的身子。

  沈甄哼唧了一声,咬唇道:“大人明日不上值吗?”

  “来得及。”他跪立她身后,用手压着她的腰,低声道:“是想趴着,还是坐起来?”

  话音甫落,沈甄的小脸一寸寸地红了起来,他话里的意思,她竟是都听明白了......

  见她不答,他一本正经道:“还是趴着吧,你最是不爱用力。”

  中衣褪尽,陆宴将月匈膛贴到了她的背上,手掌一路向下,置于罅隙,耐心十足地上下挑拨。

  指尖滑腻,陆宴贴着她的耳畔道:“这么快?”

  沈甄干脆闭上了眼睛。

  好一个洁身自好。

  当一股火热渐渐逼近的时候,沈甄的心怦怦地跳,怦怦地跳......

  突然喊了一声不行,翻身而起。

  陆宴一愣,将人抱住,“怎么了?”

  沈甄一脸凝重,严肃又带着一丝愧疚,低声道:“我的香囊没有了,不行。”

  陆宴看了看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不禁去揉眉心,“怎么不早说?”

  小姑娘满脸无辜。

  陆宴趿鞋下地,站在床边吹了会儿凉风,半晌过后,又挪到桌案边上,喝了一壶凉茶。

  沈甄本以为他会走的,谁知这人当真刚烈,不仅不走,还搂着她睡了一个晚上。

  男人亲了一下她的额心,阖上了双眸。

  天还没亮,沈甄就被蚊子的嗡嗡声弄醒了,秋天的蚊子最是要命,好似不把人的血吸干就不罢休一般。

  沈甄推开了他的手臂,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燃了灯,追着蚊子的行踪开始拍手。

  不足片刻,朦胧的双眼就变得清澈透亮,彻底被气醒了。

  陆宴睨着眼看她,“作甚呢?”

  “有蚊子。”

  “你这不是有蚊帐吗?”

  “可能是提前潜伏进来的。”

  陆宴听着她的措辞不禁一笑,道:“那你打着了么?”

  “没有。”

  陆宴拍了拍她的背,低声道:“行了,你躺下,我来吧。”

  不过这蚊子好似欺软怕硬,陆宴一坐起来,它便没了声音。

  过了许久,沈甄才见他伸出手,轻拍了一下。

  “打着了?”

  陆宴点头,随后摊开手掌给她看,沈甄一见有血,小脸立马垮了。

  可是她浑身上下瞧了一通,明明哪儿都没有,直到天亮,她穿鞋下地,一股不大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呜呜!都肿了!

  陆宴睡眼惺忪时看了她一眼,她跺了脚。

  他穿好衣裳,扣上腰封时,她又跺一下脚。

  男人眉梢轻挑,稍微一想,就明白过来,随即轻笑出声。

  他行至她的妆奁边上,轻声道:“沈甄,长痛不如短痛,我找根针给你。”

  就在拉抽屉的一瞬,沈甄的呼吸都停了。

  一个素白色的香囊,赫然出现在男人眼前。对,就是常在沈甄枕边放着的那个。

  陆宴放到手心里,掂了掂,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沈甄的心咚咚打鼓。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一阵脚步声,“姑娘,醒了吗?”

  陆宴上前一步,捏住了她的下巴,低头吻住,好半天都没让她喘气。

  临走之前,男人的用拇指抚摸了一下她的眼皮,幽幽道:“原来你这双眼睛,也会骗人啊。”

  ******

  沈甄住在保宁坊,京兆府在光德坊,两地相距甚远,陆宴不得不提前出门,才能按时上值。

  马车踩着辚辚之声,穿过洛阳街,一路向北,停在了衙署门前。

  一下马车,瞧见了孙旭。

  孙旭像模像样地作辑,道:“陆大人早。”

  二人刚跨进门,就看到鲁参军双手抱头,眉头紧皱,眼眶低下又青了些。

  孙旭一脸关切,“鲁大人的伤势怎么瞧着又严重了?难不成令阃的弟弟又去找您了?”

  鲁参军道:“我也不知道该去宋家说甚,便想着让她冷静些也好,就......”冷静些,也就是晾着的另一种说法。

  陆宴背影一僵。

  孙旭仰面扶额,半晌没说话来。

  深吸一口气,拍了拍鲁参军的肩膀。

  那意思好似在说:陆大人的话,能信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