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长安第一美人 > 第101章 第一百零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零一章占有欲==

  京兆尹陆宴救了落水的沈家三娘,一夜之间,闹得长安城人尽皆知。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镇国公府会是怎么个反应。

  若是沈文祁没出狱,以沈甄罪眷的身份,进了国公府八成只能当个妾。可眼下,四品大员的女儿,即便是名声不佳,也是万不会给人做小的。

  就这个事,有不少人还在私底下下了赌注。

  有人赌长公主看不上沈甄的身份,此事只会不了了之;也有人赌陆宴这是看上了沈家女那张脸,正如英雄难过美人关。

  八月十六,卯时三刻,晨光破云而出,保宁坊周围便出现了不少伸脖张望的男女老少。

  原因无他。

  那个二十有四迟迟尚未娶妻的镇国公世子,此时就站在保宁坊沈府的大门之前。

  朱门敞开,陆宴叫人将两箱除寒的药材搬了进去,照规矩,东西进去,他的人则留在了门外,寒暄之后,回身上了马车。

  有人摇头感叹,陆宴此举,不过是镇国公府来安抚人心的手段,做做样子罢了。

  谁也没想到,那个矜贵清高、眼高于顶的骄子一旦做起样子来,简直叫人瞠目结舌。就好像人一旦突破了自己的底线,周身上下就自然而然地带了一股“爱谁谁”的样子。

  第二日一早,陆宴再度出现在了沈府门口,这回,他又带了个太医来。

  与此同时,沈府内院,沈姌正端着碗一口一口地给沈甄喂药。

  小姑娘身子骨弱,秋天落了水,到底还是大病了一场,昨儿烧了整整一个晚上。

  闻太医号了脉之后,对沈姌道:“李夫人不必担心,三姑娘刚落水就被陆大人救上来了,落不下什么病根,就是这风寒之症,确实严重了些,我开两个方子,按时服下便好。”

  “我知晓了,多谢闻太医。”

  闻太医眼睛一眯,笑道:“应该的,应该的,昨儿陆大人便去过太医署了。”

  沈甄捂着胸口又咳了两声。

  沈姌一愣,也笑了一下,“我送闻太医出去吧。”

  闻太医走后,沈姌看着沈甄苍白的小脸,不由长叹了一口气,若不是沈甄老老实实交代了事情经过,她怎么也想不到,沈甄竟然是陆宴亲手推下水的。

  这样的事,她真是闻所未闻。

  “阿姐,我要水。”小姑娘身上捂着被子,小脸惨白,嘴唇连点血色都瞧不见,就这幅样子,任谁见了都忍不住心疼。

  沈姌将舀了一勺水,放到她嘴边上,“还想吃什么,告诉阿姐,阿姐待会儿就去给你买。”

  沈甄用水润了润嗓子,忽然抱住了沈姌的腰。

  沈姌端着杯盏的手连忙抬起,蹙眉道:“沈甄,都洒了!”

  “阿姐会和离吗?”沈甄轻声问道。

  这话一出,沈姌的身子一僵。这是沈甄第三次同她提起这个事。

  沈姌看着她的发顶,轻声道:“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姐夫待我很好......”

  沈甄坐直,眼眶一红,哑声道:“阿姐膝下无子,他却接连纳了两个妾室......”

  沈姌被她说的一怔,随后蹙眉道:“这是你该说的话吗?”

  沈甄咬唇。

  “我知道陆宴疼你,以他的身份做到这份上已是不易。”沈姌一顿,看着她的眼睛道:“若是真的嫁给他,嫁到了镇国公府,方才那样的话,日后再不许说。”

  “祖母在世时,是怎么教你的?”

  沈姌出嫁前夕,老太太将自己三个孙女叫到了屋内,语重心长地说了一番话。

  若日后嫁为人妇,要记得,

  不得善妒。

  不得为难庶子。

  不得同院子里的妾室争风吃醋。

  那些小家子气的事儿,我们云阳侯府的姑娘做不得,要勤劳贤惠,要通情达理。

  相夫教子,妻贤夫自良。

  道理,一向都是这样冠冕堂皇。

  记得老太太训完话,沈谣走出来还笑着撞了下沈姌的胳膊,“咱家老太太就喜欢说这些大道理,李棣要是真敢给你委屈受,我敢保证,老太太第一个不放过他。”

  想在回想,不由感叹那笑容何其天真,好似再说,云阳侯的女儿,怎么会受那等委屈呢?

  可紧接着,沈瑶被封公主,远嫁回鹘和亲。

  一世一双人,谁不想呢?这世上有哪个女人真心实意地愿意与人平分自己的丈夫?

  时至今日,沈姌这才算明白,为何一向护着家人不讲道理的祖母会说那样的一番话。

  因为人生无常,世事难料。谁也而不敢保证钟鸣鼎食的日子没有过完的那一天。

  她比谁都希望沈甄能过的顺意,却也比谁都清楚,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道理。

  赌男人的心永不会变,这真是这世上,最傻,最不值的事。只不过这些话,她并不会对沈甄说。

  沈姌揉了揉沈甄的长发,“你只要清楚若真有一天,我选择同他和离,也不会是因为他纳了妾就好。”

  “阿姐可还有其他事瞒着我?”沈甄道。

  “没有。”沈姌给她盖了被子,“你刚喝了药,睡会儿吧。”

  ******

  先是药材,又是大夫,陆宴的举动是何意思,便是傻子也看明白了。

  安华殿。

  许皇后看了看自己的嫂子,也就是许家大夫人邹氏。又看了看眼眶通红的许意清,心里可谓是极其不是滋味。

  “镇国公府那边的意思,我也算是瞧清楚了。”邹氏咬牙道:“只怕沈文祁前脚进京,陆家后脚就去提亲了。”

  许皇后闭目揉着太阳穴,“沈甄能攀上陆家,本宫亦是没想到。”

  正所谓你厌恶一个人时那人也一定厌恶你,这话放到沈甄和许意清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

  沈甄有多看不上许意清,许意清便有多看不上沈甄。

  眼下知道了陆宴对沈甄的心思,心里是越发难受了。

  许意清攥了攥拳头道:“她若是嫁到镇国公府去,那兄长伤,是不是就算白受了?”

  “住嘴!”邹氏眼眶一红,道:“清清,你先出去,我还有话对娘娘说,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听不得。”

  许意清走后,许皇后开了口,“我给大郎找的大夫,怎么说的?眼下如何了?”

  “威儿自打知道伤了那种地方,人就跟疯了一般,许家半个院子的瓷器都让他给砸了,院子里的姨娘险些没让他给活活掐死。”

  邹氏哽咽道:“直到娘娘找了大夫来,他情绪才渐渐稳定,那大夫给他用了不少药,前两日还定了木板。”

  “如何了?”

  “没感觉。”邹氏泪水滑落,拍着胸口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连个嫡孙都还没抱上!”

  许皇后深吸一口气,“世上神医那么多,我总会给大郎再寻来一个,眼下最重要的,是把他的人先稳住,伤了身子,难不成还不活了?”

  邹氏连忙点头,“我知道了。”

  邹氏走后,许皇后虽然没发脾气,可那看人的目光犹如腊月里的寒冰。宫女太监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安华殿乌云密布,京兆府却是晴空万里。

  中秋休沐三日,刚一上值,外面就听到了敲锣打鼓声,县衙递上了案子摞起来足有半尺高。

  陆宴低头翻着案卷,隐隐感觉周围的人都在盯着他看。

  陆宴将案卷往桌上一放,蹙眉道:“怎么回事?”

  目光一对。

  鲁参军拿起桌上的案卷,跨门而出。

  孟惟也见事不妙,也底下了头,叹了一句,“我手里这几个案子得给周大人送去。”

  只有孙旭提着嘴角,走到陆宴身边道:“沈家三娘,会画人像吗?”

  他还记得,去年十月,陆宴带来一个女画师,那女画师全程带着帷帽,并瞧不见真容。

  可由于她画工极佳,声音好听,腰也细,孙旭便一直记到了现在。记忆力两个身影渐渐重合,即便陆宴不说,孙旭也有了答案。

  陆宴眉宇微蹙,故作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