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长安第一美人 > 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章(微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零二章曾经==

  元庆十七年,九月十四。

  葛天师曾预言的蜀地地动,到底是发生了,不过好在地动时是午后,家家户户都在吃饭,伤亡倒是历年里最轻的一次。

  身为户部侍郎的随钰便是此次的赈灾大使。

  随钰要离京,楚旬要返回扬州,几个好友免不得要小聚一番。

  这回是楚旬找的地方——平康坊南曲的红袖楼。

  红袖楼算是平康坊里最雅致的地儿,一入门儿,便是连陈设也与旁的地方不一样。

  入了大院,只见地面整洁,堂宇宽净,两侧菊花盛开,偶有怪石嶙峋。

  红袖楼共有三层,一层是观赏歌舞筵席的地方,中层是装载书画,吟诗作赋的地方。至于上层,便是一个连着一个的厢房,花楼里藏娇的地方。

  一般达官显贵,多是在此处喝酒听曲。

  一年四季,不论家国出了多大的事,平康坊钱,永远都是车如流水马如龙。

  秋日的残霞冷削而黯淡,眼下天色还未全黑,檐角便燃起烛火。

  陆宴、随钰和楚旬刚一进院,外头就响起了刷刷的雨声,所谓一场秋雨一场寒,光是深吸一口气,好似就能猜到明日的风该是何等的寒。

  陆宴低头甩了下沾上雨滴的袖口,蹙眉道:“眼下灾祸连连,有几个官吏还敢大大方方来此?”

  楚旬笑道:“小钰哥马上要去蜀地给朝廷办事,替他践行还不成?”

  随钰摇头,白了他一眼。

  三人皆知,楚旬的新相好,便是这红袖楼的第一才女骊娘。

  老鸨躬身掀开厢房的幔帐,便看到了一位周身散着书卷气的女子,模样不说倾城,起码也是平康坊里少有姿色。

  骊娘放下手里的琵琶,柔声喊了一声,“旬郎。”

  随后又道:“骊娘见过陆京兆,见过随侍郎。”

  三个男人身份可谓是一个比一个尊贵,像这样的高门子弟,就连身边的侍女模样都是周正的,更遑论见过的美人。

  所以他们也就是看了一眼,并在心里腹诽了一句,楚旬的品味,不管走到大江南北,都是一成不变。

  独爱深陷淤泥的白莲。

  骊娘半跪着给三人侍酒,随钰举杯道:“此番我是奉命去蜀地赈灾,没想到你也要赶这时候离京。”

  “楚家许多事离不得我,有人找上门来,我也不能留祖母一个人在那应付。”

  陆宴道:“可是你那堂弟?”

  楚旬拜了拜手,“罢了,不提他们。”

  陆宴道:“何时启程?”

  楚旬道:“明日。”

  都说平康坊里的姑娘最是知情知趣,这话着实没错,骊娘听着自己的恩客要走了,也只是在倒酒时顿了一下,并未言语。

  只当,这人是在同自己告别。

  提到启程二字,楚旬忽然拿出两本字帖,递给了陆宴,道:“这是沈泓管我要的字帖,我来不及给他了,便由你交给他吧。”

  沈泓,沈家人。随钰和楚旬的表情瞬间变得微妙起来。

  骊娘在身边,有些话到底是不方便说,楚旬抬手拍了一下她的腰,低声道:“弹首曲子给我听?”

  骊娘乖顺地起了身子,道了一句好。

  楚旬看着陆宴道:“陆时砚这儿没外人,你说句实在话,你有事没事便去沈府门前转一圈,故意的吧,”

  沈家女姝色惊人,一向是长安郎君眼里的白月光,沈姌、沈谣都已嫁人,自然不会有人再惦记,故此,沈甄就变成了香饽饽中的顶级香饽饽。

  可就因为陆宴这霸道行径,沈甄东西市店铺的生意都便差了。

  闻言,陆宴抬起杯盏,抿了一口,面不改色道:“她生了病,我去看看,哪里不妥?”

  忽有一阵风吹来,随钰朝窗外望去,只见郁郁葱葱的树叶边缘描上一圈恰到好处的黄,远远看去,像是嵌了层碎金一般。

  随钰轻笑一声。

  得。

  咱们陆大人果然是道貌凛然、仪形磊落。

  临别之时,总是会无意识地谈起曾经,楚旬率先提起了弱冠时他们出来吃酒时说的话。

  弱冠之年的郎君,纵然满眼都是对仕途的抱负,可到底是血气方刚,偶饮酒时,免不了要议论几声,未来会娶哪家的娘子。

  随钰便不必说了,长安谁不知道,宣平侯世子整颗心都搭在了沈家二姑娘身上。沈瑶过个生辰,随钰又是亲手刻玉,又是提笔写诗。

  再不然就是将自己拾掇的人模狗样地往云阳侯府门前一站,找尽所有能找的理由,见沈谣一面。

  借口蠢得陆宴和楚旬谁都看不下去。

  每每都是等到云阳侯脸都黑了,他才知道收敛。

  再说楚旬,扬州楚氏,那也是百年的世家大族,其身份尊贵自是不必说。

  只是十九那年看上一个扬州瘦马,落魄的官家小姐,正想着破除万难也要娶回家,却被自己的堂兄捷足先登,纳了那女子为妾。

  至此之后,便染上了一身烟火气。

  二十岁的少年郎,要么动过情,要么动过欲,独独陆宴这人,对这些事一向嗤之以鼻,满眼都是他头上的乌纱。

  一次随钰皱眉问他,陆宴,你早晚都是要成亲的,难不成你真要闭眼睛娶啊?

  他怎么答的?

  “长安水深,世家大族之间盘根错节,陆家不求门第多高,清白的书香门第上佳。”

  门当户对的姻亲,也就是两姓之好,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若是找了麻烦的娘子,少不得要管一堆麻烦事。

  陆宴择偶的第一条,可谓是相当直接——要省事,最好不要给他添麻烦。

  随钰又问他,那性子呢?

  他答:“贤良孝顺、品行高洁,有容人之量,最好有手腕可以镇住后宅,立住事。”

  随钰一脸不可置信道:“你喜欢这样的性子?”

  陆宴道:“陆家的宗妇,性子自然比脸重要。”

  能说出这话的男人,就是典型的心在外,而不在内室。

  最后楚旬实在受不了他这些言辞,拍桌子问他,“那样貌呢?”

  陆宴堂堂正正道:“自然不能差。”

  从现在回头看,陆家三郎的娶妻标准,怕是只有最后一条,算是守住了。

  至于前两条......

  看看他这一年来都做了些甚便知道了,为了娶沈三娘过门,还有他不算计的人吗?

  随钰都替他脸疼。

  夜露深重,酒过三巡,陆宴问了随钰一句,“大概何时回来?”

  随钰忽然沉默,饮了一口酒,“年底吧。”

  年底,万国来朝,提及此,无异于提起了沈谣。

  陆宴的玩笑随便开,因为不出意外,沈文祁回京,长公主便要上门提亲了。可随钰的玩笑,如今却是一丝一毫都开不得。

  他已娶妻,心里却有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人。

  楚旬敲了敲桌角,低声道:“待会儿暮鼓该敲了,还是赶在宵禁前回了吧。”

  从红袖楼出来后,陆宴弯腰上了马车。晚风拂过,醉意上头,眼前不由浮现了那哀怨的眼神。

  明知近来保宁坊那边眼线众多,他还是没管住自己的脚,去了一趟沈宅。

  戌时三刻,他熟练地避开众人,进了沈甄的内院。

  她屋内里灯火明亮,无俨然还未睡下,推开门的时候,清溪正端着药,站在榻边。

  沈甄倚着软枕头,闻声望去,立马坐直了身子。

  低声惊呼,“大人?”

  清溪手足无措地站在榻边,只好跟着颔首道:“见过陆京兆。”

  陆宴从容不迫地走过来,接过清溪手中的药汤,不紧不慢道:“你先出去,我来吧。”

  这久居高位的人说起话来一向气势逼人,以至于清溪把药递过去的时候,都未觉得这反客为主的无耻行径有多不妥当!

  直到出门吹吹风,才反应过来。

  该出去的,怎么会是她呢?

  陆宴坐到她身边,舀了一勺药汁,递道她唇边,“三姑娘这都病了快一个月了,怎的还没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