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长安第一美人 > 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章(微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零三章撩人==

  “三姑娘这都病了快一个月了,怎的还没好?”陆宴道。

  “已是好些了。”沈甄不习惯他喂,抑或者说,她本能地抗拒这个人伺候她。

  她从他手中夺过药碗,急急地一饮而尽。

  “你慢点。”陆宴皱眉道。

  随后无比自然地接过她手中的杯盏,放置一旁。

  翻墙进来的男人身上淋了点雨,雨水顺着额角蜿蜒而下,淌过高挺的眉骨,狼狈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俊朗。

  沈甄拿过一旁的帨巾,抬手替他擦了擦。

  她贯是这样乖。

  沾了酒气的男人,总是与平时不大一样的,陆宴一把捉住了她的小手,一边捏揉,一边道:“想我了吗?”

  沈甄与她几乎是同时开了口,“外头暮鼓声起了,大人准备何时离开?”

  闻言,陆宴挑眉,温热的手掌伸进她的衣襟,抵着背脊,一边抚摸着她的轻轻开合的蝴蝶骨,一边道:“撵我走?你翅膀硬了?”

  沈甄被他的动作弄得身子一僵。

  他的手忽然从背后转到前面,隔着肚-兜,捏了一下小珍珠,“想没想。”

  “想归想,但......”

  “没有但是。”他单手放在腰封上,眼见“嗒”地一声开了后,沈甄又手忙脚乱地“嗒”地一声给扣上了。

  沈甄用两只小手压着他的手,轻声道:“不行。”

  陆宴瞧她这动作,不禁莞尔,低头咬了一下她的软唇,笑道:“我怎么你了,你就不行?”

  沈甄一板一眼道:“你这是明知故问。”

  陆宴又咬了一口,哑声道:“哪不行,你说出来。”

  沈甄知道这人坏心眼甚多,就比如现在,想拒绝他,他一定要逼你说出个所以然来。

  “近日保宁坊附近人很多,大人若是留宿在这儿,明早不小心叫人瞧见怎么办?”沈甄道。

  “三姑娘的意思是,旁人瞧不见就行?”

  沈甄透过他含笑的眉眼,仿佛猜到了这人心里是怎么腹诽她的,她咬咬唇道:“不行,怎么都不行。”

  话音一落,陆宴伸手揽过她的身子,掌心拖着她的臀向上抬,顺着他的力道,沈甄身子前倾,不由半跪在他身前。

  她的膝盖抵着他的腿。

  陆宴再一用力,小姑娘便贴到了他的月匈膛上,两只小胳膊挡在中间,整个人根本动弹不得。

  二人的心跳就像是落在房檐的雨滴,密密匝匝。

  陆宴带着酒气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你也就是嘴上说不行。”

  沈甄鼻尖一动,“你喝了多少酒?”

  男人闭上眼,掐着她的腰,由浅入深地亲她,很快,她整个人便软在他的掌心中。

  两人到底在一起生活过许久,陆宴早就将她的身子、她的性子摸了个透,他太知道怎样的触碰能叫她放弃挣扎。

  醉意微醺后所有的感觉都会变的强烈些,他就像是一个在沙漠中行走的旅人,而他指尖的湿糯,就像是令人向往的绿洲。

  腰封“噹”地一声坠在地上,陆宴用鼻尖抵着她的鼻尖道,沉着嗓子道:“甄甄,你坐上来,好不好?”

  四目相对,沈甄的眼神,像极了......走近死胡同里的猎物。

  沈甄害怕这么下去又得硬着头皮叫清溪备水,只好咬着牙推开他,捂住袖口,轻咳了两声。

  见他没反应,她提起一张帕子,捂住唇角,继续咳。

  一声比一声大。

  若是觉得过了,也会跟着收一收。

  陆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他年长她整整七岁,怎会连真咳假咳的听不出?

  上回是藏香囊,这回是假咳嗽。

  其原因,他猜得出。

  得。

  既然不愿,也不必勉强。

  陆宴抬手揉了揉眉心,叹口气道:“行了,别咳了,一会儿真给嗓子咳破了。”

  被他直接揭穿,沈甄自然演不下去了。

  她放下帕子,手臂垂到身侧,低头盯着自己的玉枕,半晌未出声。

  计谋得逞,你说她得意吧,却也实在得意不起来,毕竟,这空气中都弥漫着尴尬二字。

  陆宴抬手敲了她的后脑勺,淡淡道:“我头疼。”

  沈甄回神,立马趿鞋下地,给他接了一杯水,“是不是酒喝多了?”

  陆宴点头,饮了一口,随后揉了揉太阳穴,道:“三姑娘收留我一晚?”

  收留。

  瞧瞧这用词,沈甄能说出半个不字都见鬼了。

  沈甄犹豫了一下道:“那我去再拿一床被褥......你等等。”

  回头铺好床,她捏了一下男人的手心,烛火一暗,两人一同躺下。

  四周幽暗,阒然无声,再加上身边陌生又熟悉的呼吸声,沈甄忽然此刻万分熟悉,像极了许久之前。

  他们就这样,在澄苑度过了不知多少个深夜。

  时间逐渐流逝,回忆却变得越发清晰。

  沈甄将纤细的小手覆在了他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打转,“很疼吗?”

  陆宴低低地“嗯”了一声。

  揉了两下,发现姿势太累,便支起身子,凑了过去。

  领口偏低,沟壑动人。

  小娘子身上动人的香气。

  男人身上的清冽的酒气。

  两种香气交杂在一处,那刚消了几分的旖旎,又瞬间燃起,他眉心皱起,薄唇微抿,带了点微不可查的恼怒。

  酒精作祟,他翻身将她压到身底下,唇-齿相-交时,男人手掌都跟着轻颤。

  他捏着她的下颌问,“你的香囊呢?”

  沈甄看不得他那样的目光。

  她蜷着脚趾,深吸了一口气,伸出食指,指向妆奁处,“第二个格子。”

  自幼困囿在礼数中的娘子,身子再受不得逗-弄,可也是知道矜持二字怎么写,沈甄抗拒不了他,除了女儿家的那点爱慕,大抵还是跟那段外室情有关。

  也可以说,是跟这男人的坏脾气有关。

  过了那么久大气都不敢喘,天天试探他喜怒的日子,想要突然在他面前端起名门贵女的架势,这着实是有些难。

  回想她刚住进沁园的日子,稍一不如他意,他要么出言讥讽,要么就是挑着眉梢冷冷地看着她,直到她自己认错为止。

  即便陆宴眼下对她再好,她偶尔,还是会怕他发脾气。

  陆宴刚要起身,沈甄忽然环住了他的腰,唤了一声,“三郎。”

  陆宴怔住,看着她的眼睛,跟着“嗯”了一声。

  “你轻些,别让别人听见成不成?”

  一句话,偃旗息鼓。

  陆宴转了转手上的白玉扳指,躺回去道,“睡吧还是。”

  正是应了楚旬那句话,万物相克,谁也逃不过。

  沈甄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儿看看房梁,一会儿看看不远处的白鸽。

  陆宴知道她睡觉毛病多,不止认床,还认气味,他有一阵子没同她过夜,这显然是又不习惯了。

  他将手臂搭在她身上,“怎么,我在这妨碍你睡觉了是么?”语气不善,显然带着生理上的不愉。

  沈甄摇了摇头,道:“没有。”

  “那你又折腾什么呢?”陆宴看着她道。

  沈甄侧过身子,看着他道:“大人困不困?”

  陆宴抽了下嘴角,“你说便是,客套就免了。”

  有件事沈甄惦记许久了,见他愿意和自己聊天,便将身子往他那儿挪了挪,“我听闻,到了年底,邻国大多都会来朝贡?”

  听了朝贡二字,陆宴的太阳穴霎时闪过一丝疼痛,未几,他点了点头,“是。”

  “那回鹘会回来吗?”

  这话一出,陆宴瞬间知道她这是惦记谁了。

  “想你二姐了?”

  沈甄点头。

  “各国使臣进京之前,名单会送到京兆府,下个月末我拿给你看。”陆宴随意地亲了下她的额头,“三姑娘,我现在能睡了?”

  要说沈甄喜欢他,也不是没有原因,就像现在,位高权重的男人偶尔说起情话来,确实有一股令人心醉的魅力。

  这样的魅力,再加上无可挑剔的皮囊,的确是女儿家情窦初开时的一场劫难。

  月色渐浓,沈甄枕着他的手臂,缓缓入睡。

  陆宴阖眼之后,忽然感觉头痛欲裂,心口也跟着开始疼,一段又一段的记忆开始涌进他的脑海中。

  眼前出现了一片浓浓的黑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