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长安第一美人 > 第139章 周述安x沈姌2(修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三十九章朝复暮==

  马车继续进行,行至城门,车夫出示了大理寺的令牌,依稀间,沈姌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周大人要出城吗?”

  “是。”

  “放行!”

  清丽拉着自家主子的手道:“姑娘坐好,奴婢这就跳车喊人。”

  沈姌道:“没事的,你坐好的便是。”

  清丽道:“眼下都出城了!如何能叫没事!姑娘就不怕他报复你吗?”

  沈姌道:“他若是真想对我怎样,无需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带出城,更无需用他周府的马车。”

  听沈姌如此说,清丽的七上八下的心才缓缓停了下来。

  出城后,只听车夫“吁”一声,马车便停了下来。

  车夫回头掀开幔帐道:“沈姑娘,我家大人在前面那家客栈等您。”

  “我知道了。”

  沈姌下了马车,叫清丽留下原处,独自一人走了进去。客栈门口写着闭店二字。

  推开木门——

  周述安身材颀长,人又总是站的笔直,以至于沈姌只能仰起头才能同他对视。

  这双美眸里,今天盛了点怒气。他看出来了。

  周述安走过去,一把牵住了她的手,沈姌略有些抗拒地往回抽了一下,奈何这男人牵的格外牢,手心的温度格外烫人,她只能顺着他的步伐,走到木桌旁,并排坐下。

  这间客栈远近闻名,宁静且风雅,顺着支摘窗望出去,还能看到前院纵横交错的一盏盏明灯,那橙色的光晕,让人一晃想到了数年之前......

  她身着鹅黄色花纹络的曳地长裙,凛着眸从衣履不整的孩童身边走过,眉间流转着的清傲与妩媚,让他见之,不忍叹一句,芙蓉面,冷心肠。

  思绪回拢,周述安侧头问她,“饿不饿?”

  沈姌咬了咬下唇,心想这人别不是疯了!如此大费周章给她带出城,难道是为了吃饭吗?

  沈姌轻声道:“我用过午膳了。”

  周述安道:“再吃点,太瘦了。”

  沈姌看着他道:“我都胖了,周大人没看出来吗?”

  闻言,周述安不自觉地放下了手中杯盏,怔住。

  纵使寒窗苦读十余年,此刻的他亦是不知该如何作答,对视后,沉沉开口:“是我眼拙。”

  沈姌的细眉微扬了一下,复又放平。

  就在这时,一个头戴灰色幞头的男人走了过来,用帕子擦了擦桌面,低声道:“二位贵客来点什么?”

  周述安直接道:“蛋花粥,假蟹,虾子鱼,两碗素面。”

  “稍等便是。”

  沈姌看着他道:“周大人经常来这家店?”

  “算不得经常,偶尔出城办案,途经此处,来过两次。”周述安问她,“你呢,可来过这儿?”

  沈姌想了想,道:“应是头一次来。”

  周述安勾了一下嘴角。不记得,便罢了。

  须臾,沈姌放下了木箸。

  她静静地坐在他身边,也不说话,只偶尔看看窗外,暗示他,她该走了。

  周述安如何不出她的心思?

  可他偏不放人,男人不紧不慢地用膳,撂下木箸后,又叫人上了茶水。

  沈姌心里没底,她摸不清他今日究竟是什么路数。

  天色沉沉,秋风阵阵,周述安喉结一动,开了口,“我上次与你说的,你可记得?”

  “反复思量,不敢忘。”说罢,沈姌抬眸看着他道:“可周大人在我心里,一直是正人君子。”

  周述安轻笑,低头吻住了她的眼睛,“君子要成人之美,我不是。”

  男人温热的呼吸覆在她的眼皮上。

  沈姌睫毛轻颤。

  像他这样工于心计的权臣,若是不肯做君子,她也不知自己能否招架的住。

  周述安在她耳边一字一句道:“今日虽骗了你,但照顾你那句话,永远作数。”

  “做我的妻子吧。”

  话音一落,沈姌的喉咙里泛起了一股道不明的苦涩,喜怒哀乐在瞬间窜上了鼻尖。承诺可贵,只是周述安不知道,他的甜言蜜语,不及李棣万分之一。

  这一刻是蜜糖,兴许下一刻就成了□□。

  比起这男人身上这股压迫人的气势,她更听不得他说这些。

  沈姌索性将头直接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语气里掺了几分任性,道:“城外有些凉,吹了风,我头疼。”

  他一怔。

  “真的头疼。”

  “好,我送你回去。”

  ******

  随着暮鼓之声,沈姌回了沈府,院子里寂静无声。

  盥洗之后,她缓缓躺下,阖眼之后,沈姌做了一场梦。

  梦里,她从一辆四周悬着金丝纱绸的马车上下来,走进了那家客栈,城外有不少讨饭的,乌泱泱的人,数都数不清。

  她坐下后,点了几道菜——蛋花粥,假蟹,虾子鱼,两碗素面

  再然后,有个小脸瘦的已经凹陷,眼睛似铜铃一般大的男孩,道:“贵人,贵人,我三天没吃东西了,就快要走不动了......”

  男孩要钱,她当时没给。

  沈姌忽然坐起了身子,揉了揉脸,对外面道:“清丽!清丽!”

  清丽缓缓走进来,“姑娘这是怎么了?”

  沈姌道:“今日城外的那家客栈,我是不是去过?”

  清丽蹙眉,“这......奴婢也记不清了,姑娘怎么这么问?”

  沈姌喃喃道:“我应是去过的,可他怎么会在那儿......那几道菜,我是不是记混了?”

  清丽道:“姑娘怎么说上胡话了?什么几道菜?”

  沈姌静默不语,回想着记忆深处那一缕缕模糊的痕迹,未出嫁前,她出城的次数是有数的。

  有一年是随祖母南下养病,有一年是去看望外祖母,还有一年,是元庆十三年......那一年长安城外瘟疫蔓延,那一年......有科举!

  他是那年中的状元,她是那年嫁的李棣。

  沈姌的心怦怦跳,她想起了那间客栈、想起了那日吃过的蛋花粥、甚至想起了衣衫褴褛的那个小男孩,可想破了头,也没想起周述安的样子。

  清丽道:“姑娘这是想什么呢?”

  沈姌揉了揉眼睛,长呼了一口气。一夜无眠。

  沈姌天亮才睡下。

  她特意嘱咐了清丽不要喊她起来,可还是被摇醒了。

  “姑娘,你快起来吧。”

  沈姌起身,蹙眉道:怎么回事?

  清丽道:“大理寺的周大人来府上了。”

  这话一出,沈姌的脑海中轰隆一声。

  入京赶考的周述安她想不起来,可上门抄家的周大人,她确实记得一清二楚。大理寺卿上门,能有什么好事?

  元庆十六年,木叶尽脱,寒风乍起。

  朝廷新贵,天子近臣,身着紫衣的男人手持圣旨,奉命抄没云阳侯府,隔了数千个日夜,她还是能回想起他说话的声音,“罪臣沈文祁接旨。”

  “李夫人,回去吧。”

  沈姌深吸一口气,起身道:“他人在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