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穿成皇帝的白月光 > 77.第七十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购买比例不够, 此为防盗章

    半道上, 两人兵分两路, 秦衍之低调行事,独自前往长华宫, 凌昭就直接到泰安宫,给李太妃请过安。

    李太妃气色不佳,这几日除了陪伴小皇帝, 就是留在宝华殿中祈福, 任凭旁人怎么劝都不肯听。

    彭嬷嬷将这话说给凌昭听,凌昭也开口劝了两句。

    李太妃一听, 脸色苍白, 摇了摇头自嘲道:“我是劝不住你的, 你一向固执,小时候就这脾气,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更不会听我的……我只盼诸天神佛在上, 能令你回转心意。”

    凌昭淡然道:“若真有神佛,天下又怎会有不平之事?”他的唇角微微扬起, 那笑却极冷:“这世上终究恶人横行, 可见神佛即便存在,素日里也是闭着眼睛的。”

    李太妃的手颤了颤, 点点头:“好……好。你不敬兄长, 也不敬神佛, 早就是石头作成的心肠了!”

    凌昭见母亲动怒,不欲多言,起身:“母亲息怒。”

    李太妃见他有告辞的意思,开口唤道:“你等下,跟我去见一见皇上。”

    凌昭扬了扬眉:“皇上又哭闹了?”

    李太妃看了他一眼,缓声道:“不,他有话与你说。”

    小皇帝就住在李太妃寝殿后面,这是李太妃特意安排的,晚上只要小皇帝一哭,她就能听见,方便过去陪他。

    此刻,小皇帝午睡醒了,正在偏殿和两只动物玩闹,凌昭给猫赐名‘忠勇’,他就给狗赐名‘聪慧’,也算智勇双全。

    他怀里抱着养的越发壮实的猫儿,小狗围着他的腿乱蹭,闹的他咯咯发笑。

    太监报说李太妃和摄政王来了,满殿的宫人跪了一地,齐声道:“参见摄政王殿下,摄政王殿下千岁。参见太妃,太妃娘娘万福金安。”

    小皇帝不笑了,对于凌昭,他总是畏惧的。

    李太妃挥手让下人都起来,揽过小皇帝,温柔的笑笑:“皇上,你不是说有话要同你皇叔说吗?我把你皇叔带来了,你快对他讲吧。”

    小皇帝紧张地眨巴两下大眼睛,磨蹭一会儿,慢吞吞伸出小手,轻轻扯了扯凌昭的袖子,小声唤道:“……皇叔。”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喊出口,带着点讨好的意味。

    李太妃听了,心里一酸,险些掉下眼泪来。

    凌昭声音平静:“皇上有话请吩咐。”

    小皇帝咬了咬嘴唇,走回了自己房中,隔着一会儿又噔噔噔跑回来,不管奶娘在后面‘皇上慢点、慢点’的呼声。

    他摊开手,给凌昭看。

    凌昭低下头,只见孩子掌心里放着的,竟是一小块玫瑰花糕。他皱了皱眉,问:“不知皇上何意?”

    后边的奶娘忙跪下:“回王爷的话,这是皇上昨儿晚上的点心,是他最爱吃的,我们不让他吃太多,怕闹肚子,谁知……皇上偷偷藏下了一块。”

    小皇帝仰头看着高大的男人,怯怯道:“皇叔,给你。”

    李太妃摸了摸他的脑袋:“好孩子。”又催促凌昭:“既是皇上给你的,还不快收下谢恩?”

    凌昭对甜食素来没半点兴趣,奈何母亲吩咐,只能接过:“……谢皇上。”

    小皇帝两只小手握紧了,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到旁边,把正蜷缩在椅子下舔爪子的猫儿抱起来,走回凌昭面前:“给你。”

    李太妃疑惑道:“你皇叔送你的猫,皇上不喜欢吗?”

    小皇帝摇摇头:“喜欢。喜欢忠勇,喜欢聪慧,但是都给皇叔。”他手一松,猫儿从他怀里跳下:“朕喜欢的都给皇叔……”他脑袋垂低了,眼泪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掉,又伸手扯住凌昭的袖子:“……皇叔把母后还给朕吧,求求你了。”

    李太妃一愣,顿时泪如雨下,俯身抱住小皇帝。

    不止是她,就连周围负责伺候小皇帝的宫人,全都暗自垂泪,忍着不发出声音。

    在这样的死寂中,突然有一名小宫女,膝行上前两步,咚咚磕了三个响头,伏在地上哀求道:“求王爷开恩,放过长华宫的江娘娘……”

    因为恐惧,她的身子都在抖,嘴唇也发颤,却逼迫自己发出声音:“……奴婢贱命一条死不足惜,任凭王爷发落,可拼死也要开这个口……江娘娘真的是个好人,当年奴婢病的快死了,旁人要把奴婢移出宫去等死,不让奴婢脏了地方,是江娘娘……江娘娘好心,耗费心力救回奴婢一条命。”

    她的眼泪一滴滴落在地上,卑微的身躯如同不堪重负,头越发低了,哭道:“奴婢在宫中这么多年,先帝的嫔妃中,所谓宽容善良的有好几位,但谁不知道那都是对上不对下的,对着先帝好性子,对着下面的人还不是随意打骂……只有江娘娘,奴婢的命便如蝼蚁,她也愿意伸出援手。求王爷……求王爷网开一面,就让江娘娘和皇上团聚吧!”

    话音刚落,其他人也都跟着磕头:“求王爷恩准江娘娘和皇上团聚!”

    凌昭看着跪了一地的宫人,眼神难得柔软。

    他自然不用任何人告知——他的晚晚,本就是天底下最好的。

    过了会儿,凌昭告辞离去,李太妃跟出去好些路,左右无人,才用泛着泪光的眼睛看着他:“不管你准备如何……昭儿,你若伤害晚晴和皇上的性命,便只当没有我这个娘罢!”

    *

    秦衍之一到长华宫,先是见到了宝儿。

    宝儿吓的够呛,脸一下子白了。

    秦衍之笑了笑,温声道:“别怕,只有我——王爷不在。”

    宝儿松了好大一口气,跪下给他行礼。

    江晚晴原本坐在窗下念书,容定在一边给她削瓜果吃,猛地听说秦衍之来了,她也不慌,先叫容定和宝儿出去招待,自己把用一块旧布包好的东西藏进袖子,然后施施然走出去见客。

    秦衍之看见她,躬身行礼:“江娘娘。”

    江晚晴微微一笑:“秦大人。”

    秦衍之一怔,江姑娘和王爷自幼相识,和他自然也认识,这一句实在生分了。他抬眸苦笑:“担不起……娘娘就如从前一般,叫我一声衍之就好。”

    江晚晴淡淡道:“你既然称呼我江娘娘,就该知道今时不同往日,过去的,终究过去了。”

    秦衍之心知今天这一趟是份苦差,斟酌着字句道:“确实……七年了,期间发生太多事情……”

    他看着眼前美貌依旧的女子,低声道:“娘娘对王爷也许多有误会,王爷在北地这么久,心里一直念着娘娘,也只念着娘娘。北地生活艰难,王爷别说是移情他人,就连贴身衣物的缝补活,都不愿让旁的女子动手——”

    江晚晴柳眉微蹙:“本宫是摄政王的皇嫂,你休得胡言。”

    秦衍之心中叹息不止,将王爷托付的帕子掏了出来,双手奉上:“娘娘,微臣所言句句属实。当年王爷初次出征前,您赠予的这一方绣帕,是他七年来唯一近身的女儿之物。”

    江晚晴接过来一看,确实是她多年前绣的,还牵扯出一段悲伤的记忆。

    她和凌昭吧……怎么说呢。

    古代谈恋爱不同于现代小情侣的缠绵,一个是天家皇子,一个是千金小姐,每个月见几面,逢年过节聚一聚,就算青梅竹马了,平时也就书信传情,一眼万年。

    在她心里,她和凌昭就跟网恋差不多……不,比网恋还差一等,毕竟她存了网骗的心思。

    因此,那年凌昭奉命领兵出征,身为初恋白月光的她,怎能毫无表示,只好连夜做出来一方锦帕赠君。

    可怜她对凌昭本没那么深的感情,绣的时候直犯困,一边绣一边打呵欠,好几次扎到手,疼的要命,还在帕子上留下几个小小的血点。

    当然,这看在凌昭眼里,自然是深爱他的铁证——他拿到帕子后,先是冷着脸把她说了一顿,叫她以后别白费力气还弄伤自己,他身为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大丈夫,平时都用抹布擦脸的,根本用不着女孩子家的手帕,后来暗地里又把这条手帕宝贝得跟命根子似的,走哪带到哪,恨不得带进棺材里。

    江晚晴凝视着手帕,忽然疾步走回偏殿,拿起一边的剪子,咔嚓就是一剪刀。

    秦衍之神色剧变:“娘娘,不可!”

    太晚了,撕拉一声,手帕从中裂开,就像燕子的尾巴孤零零地荡在空中,瞧着煞是可怜。

    江晚晴拿出一早准备的东西,将这条断了的帕子系在上面,交还给秦衍之,郑重道:“秦大人,请您拿回去给王爷过目。还有几句话,劳烦您一并带上。”

    秦衍之握在手中,只觉得那东西分外硌手,如有千斤重。

    江晚晴直视他:“此生此世,我生是先帝的人,死是——”一想死了以后是要回现代的,忙改口:“——死了再说。总之覆水难收,我只求王爷赐我一死……甚至不需他亲自动手,托人带个口谕来也行。”

    她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秦大人,你就帮我求求王爷,成全了我吧!他日我去后,在地底下也不会忘记替你祈福的。”

    秦衍之沉默良久,苦笑道:“娘娘,非是微臣不肯,只是这话……除了您自己对王爷说,换别的人,谁说都难逃一死。”

    江晚晴急道:“我自己跟他说了呀,他怎么听过就忘呢!”

    秦衍之看着面前真情实感着急的江皇后,又想起自家情深似海至死不渝的王爷,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前途渺茫。

    *

    回王府的轿子里,秦衍之把江晚晴托付的东西递过去,过了半天,仍没听见王爷有什么动静,不禁头皮发麻,比大战前还忐忑。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定下心神,抬头看了一眼,微微一愣。

    常年在外打仗,风吹雨淋的,凌昭的肌肤本是健康的古铜色,如今脸上却泛起异样的苍白,眼神只盯着那断裂的帕子,一声不吭。

    秦衍之一颗心直往下沉,轻轻开口:“王爷,等到了府里,属下找个绣娘缝——”

    凌昭冷冷道:“不必。”

    接着又不说话了。

    一路上并不颠簸,可秦衍之总觉得心跳乱的很,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平静。

    半晌,凌昭的声音响起,低低的,压在人心口:“……对谁都这般好,只不肯对我好一些。”秦衍之正欲说话,又听他问:“这是何意?”

    秦衍之定睛看了过去,只见早先江晚晴用布包好,又用帕子系上的东西,原来是一块小小的木牌,上面用朱砂写了一个清秀的‘贞’字。

    他一时也没有头绪,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