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农女为商:驯夫有方好种田 > 第1104章 遭金无惜背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104章 遭金无惜背叛

    于是她欣然答应了。

    时郁心情似乎好了不少,旁边坐着的赵朋远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的,心想着妹妹以后还是少与陈平阳见面吧,毕竟妹妹是皇家媳,名声要紧。

    三人一同吃过饭,苏宛平和赵朋远将太子送走,而后苏宛平看着大哥便是哈哈大笑起来。

    转眼间她在京城里的产业扩大一倍有余,最主要的是打击到了施氏,得了她十万两银子,还阻止了她的生意,简直不要太爽。

    相必再加上江南江北的打击,施氏已经不成气候,她手里头没有产业了,傅家得了她外祖母的嫁妆,傅琴一家人也跟着享受,施氏利用手段从金家得来的产业,也该还回给金家了,她现在也算是零光一身了吧。

    太子府后院,施氏面色含怒的看着跪在眼前的大管事,终于将这事情的脉络理清了,那些上门讨要货银的作坊全部结清,算下来赚下的十万两银子归零不说,她的产业一间不剩。

    先前她觉得赚快钱的生意因为这一次的事,她也想明白了,这生意没法再做,客商的诚信她无法保证,同时她担心施氏再借机向她动手坑害她。

    施氏最气人的是想方设法赚下的十万两银子落入了苏氏的口袋里,而皆是眼前的这位大管事识不清,最后那两桩生意不做就好了,看到那些什么东珠,她就来气了,那里可是损失了三万两银子。

    施氏攥紧了手娟,半晌才说道:“撤下大管事一职,将功赎罪,立即带着人马去往江南金家找金无惜,叫金无惜马上准备两批粮食,送去绥州和燕北。”

    那大管事连忙领令,当天便出发了。

    施氏往后一靠,心里一股怒火无处可泄,想到苏氏那得意的神情,她就气得牙痒痒的,她在京城里的生意没了,好在江南还有粮食,她一定要东山再起,借着金家的财力,再在京城里开设秦楼。

    傅家闲庭院里,傅娟一家正在吃饭,苏宛平将自己生意上的事说了,她收走了施氏的生意,所以她在京城的产业越发多了。

    宁氏听后很高兴,等她生下孩子,她还想着帮姐姐打理生意。

    苏宛平却是连忙制止,“弟媳将来只管着医院的事,为百姓做好事,才是咱们的根本,而我以后主要还是做粮食皇商,其他的产业也就是顺势而为,只想做稳妥的生意,不想有人眼红而下手。”

    比如施氏,等她一无所有之时,就难免会对她下手了,施氏在暗处防不胜防,为此早早的杜绝,她的生意必定一清二楚的,与她交往的客商也都是相熟的人。

    宁氏的肚子越发的大了,瞧着再过一个月就要临盆,苏宛平在闲庭院里准备了两位稳婆,又有乳母等着,一切就绪,就盼着她弟弟能赶回来,整个孕期,弟弟都不在身边,弟媳着实辛苦。

    傅娟一家很温馨,而傅琴的院里却是乌云密布。

    傅琴自打那次得知山修死后,她的心如死灰,她的确怀上了山修的孩子,此事除了身边的嬷嬷外,其他人皆不知,如今饮食起居都由嬷嬷一个人负责。

    那日得知山修被杀,傅琴当晚就见了红,养了快一个月才下床,终于稳住了。

    想她到这个年纪还怀上了孩子,当初傅琴没有吃下避子药,她的确生了与山修厮守一生的想法,甚至她都想好了,等肚子再大一点儿了,她就带着山修去别院住,到里在庄子上生下孩子后再回来。

    然而一切都不听傅琴所想,山修死了,死在苏侧妃的手中,她的儿子也是苏家这对姐弟所为才流放边疆,她对傅娟一家人的恨意已经不是一点点。

    若不是她现在身体不方便,她一定要对傅娟一家动手,哪怕是赔了她这一条命也再所不惜。

    傅琴吃不下饭,吃了几口后就放下了碗筷,对嬷嬷说道:“给我女儿递个信,就说我有急需,想要两万两银子。”

    她拿着这些银子准备好生下腹中的孩子,山修不在了,儿子也流放了,大女儿嫁了出去,她这么大年纪还能怀上,她一定要生下来,也是她余生的依托。

    嬷嬷应下,服侍着傅琴躺下休息,她才匆匆出门往太子府去。

    施氏得知母亲忽然要用两万两银子,很有些疑惑,但最后她还是给了,心里却想着,母亲最近似乎有些不对劲。

    几日后,施氏收到从江南的飞鸽传书,金无惜竟然不见大管事,便是拿出她的令牌,金无惜也不理会,施氏感觉到不对劲,金无惜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有这胆量,这些金家的旁支,皆有把柄在她的手中,怎么会忽然敢反抗了,再说自打跟了她,旁支没少占好处,莫非金无惜想投靠金二郎不成?

    施氏派人查金无惜,一来二往,终于将那些粮仓追了回来,施氏松了一口气,金家的田产是她唯一的底蕴了,若无这个,太子殿下必不容她,绥州与燕北的两批粮食,她必须送到。

    只是在施氏还没有心宽太久,大管事的再来传话,出事儿了,金无惜交出来的粮仓里全是陈粮,那些粮食有的坏了不少,有的直接烂了不能吃了。

    而金无惜却将这一要归结在保管不断,害得粮食有损,一句话便将责任推掉,施氏发现一个问题,这新收的粮食就成了这样,那么她先前出的那些银子岂不是落入了金无惜的手中了?

    金无惜这是想玩金蝉脱壳不成?施氏的心情坏到了极点,迅速给金无惜写信一封,如若金无惜不借银子退出来,她必定将金家旁支的把柄公之于事,那么都将这金家的田产交给金二郎吧,谁都没有好处。

    只是施氏不知道的是,江南江北的粮价早已经被杜储控制住了,除了百姓的日常所需要,但凡粮商来买粮,皆是高价米,也就是说,买粮需凭户籍,一家按人口算才能买下多少量的粮食。

    这便是苏宛平做上了粮食皇商的原因,她有了这一层身份,她就只能是凤国的粮商,其他小粮商在新粮问世之时可以分得一杯羹之外,想再要囤粮来左右市场的价格那是不可能了。

    而且苏宛平在江南江北布置了这么久,又岂会让他们得逞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