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二十一章 先做我的车夫吧(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二十一章 先做我的车夫吧(求收藏,求推荐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获得可支配属性5点。”

    “任务评价:甲等(合格)。”

    在聂长卿磕下头的瞬间,系统的提示消息便在陆番的眼前虚幻弹出。

    陆番心头微动。

    这次的任务评价居然有甲等!

    这倒是让陆番感受到了意外之喜,奖励了可支配属性点5点,有了这属性点,陆番便可以跨入炼气2层了。

    陆番心中百感交集,终于可以升级了……

    真的是不容易啊。

    第一次升级,心中有点小期待。

    雨停了,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乌云被风吹散。

    露出了挂在天上,如碧玉圆盘般的皎洁月亮。

    月光洒下,像一层轻纱。

    聂长卿跪在地上,磕了个头,额头上被水给浸透。

    做出追随陆番的这个决定,他思考了很久。

    因为这个决定很艰难。

    不仅仅是因为作为曾经道宗第十的高傲。

    更是为了陆番、聂双的安危考虑。

    他聂长卿乃是道宗弃徒,遭受道宗的追杀。

    一旦追随,势必会连累陆番。

    不过,陆番毫不犹豫的下令杀了韩连笑,聂长卿便明白自己的这个担忧是多余的。

    从韩连笑死的时候开始,陆番怕是已经做好了承受道宗怒火的准备了。

    所以……聂长卿最终还是选择追随。

    陆番刚才展现的那一手属于修行人的“灵压”,他……想学。

    在聂长卿的身边,聂双也倔强的跪着。

    他学着聂长卿的动作,也磕了个头。

    奶声奶气的说了句“我也一样”。

    噗嗤。

    双手抓着伞柄的倪玉没忍住,喷笑了。

    陆番从系统提示中回过神来,看到聂双的行为,也不禁忍俊不禁。

    “行了,起来吧。”

    “追随还买一送一,我赚了啊。”

    陆番轻笑。

    聂长卿拉着聂双从地上站起。

    “从今天起,你就跟随我,我正好缺个车夫,你暂时做我的车夫吧,顺便教导小倪练武。”

    陆番道。

    以前的陆番腿脚不便,近距离的路程可以用轮椅,如果是远距离的出行,就得用到马车了。

    “喏。”

    聂长卿拱手。

    “小聂……你也跟小倪一起练武。”

    陆番看了一眼被聂长卿牵着的聂双,笑了笑,道。

    “看看你们谁先成二流武人,先成者,公子重重有赏。”

    陆番靠在轮椅上,手指在把手上轻点,道。

    握着伞的倪玉,眼眸顿时一亮。

    聂双也是猛地抬起头,抿着嘴。

    “公子!小倪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倪玉激动的肉嘟嘟的小脸都涨的通红,斗志昂扬。

    尔后,握紧伞柄,有些挑衅的望了聂双一眼。

    聂双话少,只是握了握拳,一切尽在不言中。

    聂长卿溺爱的摸了摸聂双的脑袋。

    “好了,天色已晚,公子有些乏了……”

    陆番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捏了捏鼻梁,慵懒道。

    “伊月,把尸体处理了。”

    “凝姐,推我回府。”陆番道。

    “老聂,你带着小聂就来府上住吧。”

    聂长卿厚重的嘴唇微微抿起。

    他其实有很多困惑要询问陆番。

    在得到修行法的时候,他按照搬血术的方式运行了一遍,不过毫无作用,他便认为,所谓仙缘是假的。

    至于那《御刀诀》,脱手御刀……杀敌于数里之外,在他看来,更是天方夜谭。

    不过,在看到陆番施展了灵压后,他忽然有些信了。

    陆番说他缺了个重要的契机,他好奇这契机是什么。

    “公子……老爷让咱们去陈家收一块地抵租金,不去了?”

    一旁齐俏脸红彤彤的倪玉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

    这提醒倒是让陆番愣了愣神,想起了今日出门的目的。

    “好吧,那顺道去一趟陈家。”

    陆番揉了揉眉心,颔首道。

    这块地对陆番而言很重要,他需要这块地来建设属于自己的超脱势力。

    而这块地,将会成为他打造玄幻世界的基点。

    “老聂,回去收拾一下,明日来陆府报道?”

    陆番瞥了眼浑身湿透,身上布满伤口,衣襟还在滴水的聂长卿,问道。

    “不用收拾,我和双儿,没有什么行李,跟着少主便可。”

    聂长卿牵着聂双恭敬的垂首,道。

    “好。”

    “凝姐,给他一瓶金疮药。”

    陆番点了点头,对凝昭说道,尔后,便不再说话。

    凝昭取出一小瓶金疮药抛给了聂长卿,推着轮椅,往逼仄的小巷外行去。

    倪玉撑着伞,亦步亦趋的跟着。

    陆番瞥了她一眼,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雨停了,不用遮。”

    聂长卿捡了背篓,将猪肉都收好,牵着聂双缓慢的跟在陆番的身后。

    伊月等陆番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小巷口时,才是目光横移,落在了韩连笑的尸体上。

    她的情绪有些复杂。

    道宗第九韩连笑,一招就险些杀她。

    可是,这样的存在,居然像是只蚂蚁,被公子压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公子原来这么强的啊。

    她一定要会变得跟公子一样强,这样才能保护公子,受到重视。

    伊月抬起头,望着那碧玉盘一般的月亮,眼眸逐渐变得坚定起来。

    尔后,她手中鞭子一抽,卷起韩连笑的尸体,以及远处两具一流武人的尸体,往小巷外走去。

    地上只剩一摊血。

    浓郁血腥味还残留在空气中。

    ……

    陆府。

    书房内。

    烛火摇曳。

    窗外大雨下了一夜,此刻,只剩下朱红雕花窗檐处的积水在不断的滴落。

    案板桌上,陆长空提着毛笔,一手抚袖,笔落如风,在一锦布卷轴上书写着。

    很快,便书写完毕。

    “老罗。”

    晒干了墨迹,陆长空朝着门外呼喊了一句。

    雕花木门推开。

    罗岳穿着暗色铠甲,压着佩剑,踏入了书房内。

    “你带着这份信件快马加鞭入帝京,禀告陛下,明日我便会启程,亲自押解俘虏的武林宗师入京。”

    陆长空道。

    “一定要亲手将信件交给陛下。”

    罗岳接过了信件,郑重握拳。

    “末将定不会辜负城主期望。”

    陆长空笑了笑,“这天下要乱了……这些武林宗师一直遵守国师的命令,如今,却是在关键时候投敌。”

    “若不是凝昭,北洛城已经沦陷,澹台玄的大军,此刻已经直捣黄龙,兵临帝京。”

    罗岳沉默,作为陆长空手下的亲信武将,他很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

    “当年国师一把羽扇,一席儒衫,行走武林江湖,压得各大武林门派大气不敢喘,哪怕是百家诸子都退守山门,如今,国师老迈,这些江湖人,又开始骚动。”

    陆长空感慨道。

    罗岳也是吸了一口气,冷肃言语:“这些人不长记性!”

    “时代不一样了,先帝驾崩时,国师的时代便过去了……”陆长空沉默了半响,幽幽的叹了声。

    “去吧。”

    陆长空摆了摆手。

    让罗岳离去。

    罗岳抱拳,离开房间戴上头盔,便立刻离去,命人备马。

    陆长空一席儒衫,负着手,站在朱红雕花窗前。

    看着窗外月色悠悠。

    “老黄,番儿可好?”

    陆长空忽然开口。

    不知何时。

    屋内一团黑影无声无息的出现。

    一道佝偻人影,身上还滴着雨水,对着站在窗前的陆长空,拱手道:“今夜滂沱大雨时,公子杀了个道宗行走。”

    “哦?道宗行走?”

    “哪个?”

    陆长空负手微微惊诧,道。

    “一曲‘潮水谣’,道宗第九韩连笑。”佝偻人影沙哑开口。

    “道宗第九,就是那喜欢吹箫的五响宗师?”

    陆长空眉毛一挑。

    “怎么杀的?”

    陆长空有些好奇,以凝昭的实力,可未必能杀五响宗师。

    佝偻身影沉默,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形容那个画面。

    因为距离远,他看的不太真切。

    难道他要说,那吹箫宗师,傻了吧唧的五体投地趴在陆番面前,被凝昭一剑扎死?

    太诡异了……

    “罢了,杀就杀了,帝京那位开始发力,道宗短时间内不敢乱动,继续保护公子……凝昭虽然入了宗师,可……终究是太年轻。”

    陆长空见老黄说不出来,便摆了摆手,道。

    “遵命。”

    佝偻人影躬身。

    尔后,便如被冲散的泡沫,炸碎消失在了房间中。

    站在窗前的陆长空眯了眯眼。

    他抬起手。

    手掌中,淡蓝色光华流转,那一缕灵气居然随心所欲的在他的掌心浮沉。

    ps:新书榜恢复啦,跪求推荐票冲榜!万分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