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 318、第三百一十八章 冯香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重雪一步步打入了炼丹师内部, 杨小小这边就很不好过了。

    世界之中,王位夺权开始,而宋梁这位曾放下“狠话”本该归隐山间的“梁公子”, 偏生被带了出来, 大宋朝的王储们心思各异,七成人士表面上都准备去会会这位曾经帮助上一任帝王奠定江山的谋士。

    杨小小和宋边儿两人被南大娘和贰七嘱咐着最近就当不认识宋梁这个人哥。在外人眼中,宋府和“梁公子”亲近, 却不知和宋府的宋梁就是同一人。

    宋边儿立马就开心了, 嘿兄长最近没时间管她了。杨小小也很高兴,她可以脱离宋梁的眼皮子底下了。

    宋边儿开开心心约自己最新认识的朋友杨小小, 想着约她和自己以前的朋友们见一见。杨小小听见后迟疑了,她还有自己的小打算,虽然答应过宋梁,而对方也告诉她现在她很难当场去世, 她还是不死心想试一试,如果跟宋边儿出去玩的话,好像就不能了。

    杨小小还是把宋边儿当朋友的,她也下意识明白不能再宋边儿面前死掉。

    瞧着对方期待的眼睛,心肠柔软的少女只是权衡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了朋友。她在心里小声的说,等陪宋边儿玩完这一天, 她再琢磨自杀的事。

    她这心思也就是在自己心里过一过,当天就给破了。因为宋边儿完全没有想着当天和杨小要给她见见自己的其他朋友就当天带着她去了,为显露自己的郑重, 她还好好地挑选了三天后的日子,通知了其他人后,七言八语靠着各家跑来跑去的侍卫和下人终于是把日子订好了。

    隐藏在屋檐阴影中的叁七同情地看了眼面无表情用大轻功给宋小姐跑腿约日子的伍七,按道理来说宋边儿有那么多人可以用,偏偏就用着伍七轻功最好的一句话支使他在这个严峻时期飞来飞去,如果不是宋府早就打过招呼,最近风声鹤唳的淮昌巡军早就全城捉拿这些飞来飞去把他们不放在眼里的大胆侍卫。

    淮昌是挨着京城的地域,快马加鞭能一日跑个来回。哪怕有些认识的在京城,靠着一群大少爷小姐的财大气粗,愣是定好了三日后的全部流程。

    叁七唏嘘着,幸亏自己是被公子派来盯着杨姑娘的,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当个暗卫还被要求带上掩盖身形的奇门遁甲,不过从中能够看出公子是真的很重视这位杨姑娘了。

    宋边儿闹得动静不大不小,她三日后原本舒舒坦坦和杨小小倚在软轿上等着和其他人在湖边汇合,半途中就被“撞车”了。

    在一个三角弯路口,从另一条道上来的一顶宝蓝纱帐檀色打底的软轿和她们坐的月白暖色软轿擦了一下,抬轿子的人小心避开才没真的撞在一起,平稳的轿子因为躲避的动作稍稍一颠,宋边儿透过帘口的薄纱看见那顶熟悉的轿子,脸色瞬间阴了,恨恨地咬了下牙根。

    宋边儿差点就想骂出来,真的是出门没看黄历,碰着屎了!往日这种事情发生了都是她先开口,不过想到自己身边的杨小小,她不想败了兴致,难得憋着气,让轿夫快些离开。

    她没出声,对面轿子里的娇小姐倒是诧异了一秒,这三角路口对面那条路除了被规划的行人路线只能过一顶轿子,在宋边儿这边的轿夫往后退了一步换着方向准备接着走时,宝蓝色轿子抢先一步险险挤了过去。

    宋边儿眼皮子一跳,就瞧着经过自个儿身边时,对面的帘子挑开半缕,露出一个勾着的得意洋洋的唇角和半垂不垂的嘲讽眼神,露着半张脸的冯香衣娇滴滴地告了声罪:“谢谢边儿姐姐给妹妹让的路了。”

    宋边儿:“”

    等一下,等她找找自己十米长的大刀哪里了,现在就把这人的脸给割下来!!

    她忍了又忍,才没破口大骂,只是故作不屑一笑:“这天下路天下人走,哪有谁给谁让的道理,不过既然妹妹赶着去投胎,那姐姐也不能拦着不是?”

    杨小小听着一声声柔中带幽幽中带冷的姐姐妹妹,默默地抚平自己胳膊上竖起的寒毛和鸡皮疙瘩。

    冯香衣被宋边儿的话气的脸色一青,可是轿子相交而过也就那么短暂的不到十秒时间,她现在再回击,宋边儿听不到又有什么用。

    王公贵族总有自己的各种小圈子,有些小圈子也是互相看不过眼的。比如宋边儿和她讨厌的冯家二小姐冯香衣。

    宋府本府在淮昌,但是充门面的光宗耀祖的“将军府”还是在京城的,冯家本家就是京城,本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大女儿被召选入宫后摇升成了妃子,冯家的地位才被提了提,也被溜须拍马的唤一声国公府。

    宋边儿和冯香衣的结梁子在小时候,当时两个人都在京城,虽小都看得出是美人胚子。京城美人胚子多了去了,每人会在意。偏生宋边儿和冯香衣年岁相等,一个的小名叫边边,一个叫香香。

    淘气的孩子叫着叫着宋边儿就成了“臭臭”,还嘻嘻哈哈把她的“小名”和冯香衣的放一块儿,愣是一踩一捧,把当时的宋边儿快要气哭了,越来越讨厌其他人叫她小名。

    这件事本来也就是小孩子开开玩笑,那时冯家根本没法和宋家相提并论,大人们也没放在心上。哪里知道京城不小也不大,宋边儿和其他人玩儿时,就瞧着远远的冯香衣一派的一群人,好巧不巧,他们正拿着这两名儿说事。

    这个说宋边儿的小名真难听,真配她,还是冯香衣的香香好听。

    那个说从名字看就知道人长什么样。

    冯香衣矜持着小脸没说话,眼里也是高兴的。

    因为视角关系,宋边儿一伙看见了冯香衣一伙,冯香衣他们却没瞧着宋边儿等人。于是什么圈子什么人,冯香衣周围环绕的都是以她为首早就被父母叮嘱了的小官子弟,年龄不大的人哪怕被叮嘱教导过,说道兴头也忘了分寸。

    宋边儿本就忍者气,怒火攀升,等到听见一人直接开始贬宋府来,脑袋轰地一炸,就冲了过去。当时宋边儿还不能算她那个圈子里领头的,但是其他权贵子弟也很是厌恶这种平日见到他们恭维亲热背地里却踩人的。

    在宋边儿的领头下,对着冯香衣一行人错愕惊慌的眼神,宋边儿冷笑一声,挥着拳头就上去了。

    一群豆丁打架打的声势浩大,最初端着架子的权贵子弟最后都发疯似得你抓我打。事情闹大了,各家来领各家人。

    地位低的孩子见着自己父母长辈给地位高的赔罪拳头捏的死紧,地位高的孩子更是看不上这些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小人”。尤其是被冯家家主压着头给宋边儿道歉的冯香衣。

    不管表面上大人是如何如何以小孩子事情糊弄过去,在小孩子的视角中,宋边儿和冯香衣都是压着眼底的恶意和厌恶对视一秒后,默契撇开。

    就此,宋边儿和冯香衣的梁子正式结下。

    后面冯香衣姐姐冯香琳在后宫被立了妃,冯家也水涨船高,成了“冯国公府”,宋边儿又跟着宋梁回了淮昌,冯香衣便认为宋边儿是怕了她,此后更是在京城“长袖善舞”,暗地里不知和宋边儿隔空针锋相对多少次。

    杨小小听完宋边儿给她解释,拿了颗葡萄放在嘴巴里,偏头回忆着:“那个轿子看着也像是去玩的。”

    宋边儿缓过气来,哈哈一乐:“不可能,淮昌地方那么大,我哪能和她碰一块!”那怕不是要气的心肝疼。

    半个时辰后,宋边儿看着不远处的冯香衣一行,面无表情只想给自己一巴掌。

    作者有话要说:  宋边儿:你可以叫我怂边儿,但是不可以叫我小名。

    作者:所以你小名是bi

    宋边儿提刀:你说啥:)

    ——

    今天我值班,突然听见一只大老鼠在天花板上跑了一圈妈耶,像只猫一样沉稳有力的步伐迅捷如雷的速度——哐哐哐地跑——天花板都担心掉下来了,毫无夸大。——总之,弱小又可怜的作者坐在电脑前,现在就很慌,慌得一批,连打字都打不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