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开局婉拒九十九个魔女 > 35.大爷,给跪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臭小子跑哪去了?”

  韩海低声嘟囔道,身上的花衬衫随风摆动,眼睛观察着周围。

  而在韩海背后,脸上有着一道长长刀疤的丁振仍旧皱着眉头试图以灵力搜寻苏池。

  “奇了怪了,一个实力不怎样的小子都能将灵力隐蔽至此了?”丁振满脸纳闷,收敛灵气并不算困难,但在别人的术法空间里还能将灵力收敛到完全消失,这难度可就大了去了。

  “可能是···”

  因为丁振的话,韩海下意识的扭头想要随口回答,但丁振却忽然神色大变,因为苏池的灵力再次出现,而出现的地点竟然····就在他们身边!

  “小心!”

  丁振心中预感到不妙,急声朝韩海提醒道。

  不明所以的韩海愣在原地,下一秒,一道阴影从天而降,直接以有力的手掌握住了韩海的脸颊。

  “砰!”

  苏池双脚踩在韩海肥胖的身躯上,低头对着双眼惊恐的韩海咧嘴一笑,嘴里轻轻吐出一字。

  赤金色火焰炸裂!

  琉璃明火直接帮韩海遁入空门,眉头连带着头发统统消失,一个光华圆润的卤蛋出现。

  不过因为韩海已经渡过了锤炼肉体的阶段,所以正面接下苏池一击后,也只是双眼翻白,人直接重伤昏死了过去。

  “解决一个。”苏池看着倒地的韩海,心中默念道。

  倒不是苏池心慈手软绕对方一命,而是这毕竟只是骄浅语给他的一个火种,并且还没办法完全发挥琉璃明火的威能,所以威力有限。

  不过这样正好,事后还能拷打男特务,问点情报。

  “就剩你了,来!”苏池看着被突然变故惊呆的刀疤脸,笑着招了招手。

  “小子,别太嚣张啊!”刀疤脸死死咬牙,双手握住空气狠狠一拽!

  察觉到危险的苏池将身体猛地压低,而同一时刻,与苏池脖颈同一水平面的墙壁上,陡然出现两条细长的裂痕!

  这小子诡异的很,近身厮杀他还真不一定打的过,那就利用这狭窄的地形,远距离慢慢磨死对方。

  “以灵力融入空气,凝成看不见的丝线吗?”苏池心里暗自琢磨着。“这威力可比钢鞭厉害了无数呀···”

  对方从面目看上是凶神恶煞的模样,想不到动起手来这么阴。

  而之所以苏池先解决脚下的胖子,则是因为这胖子掌握着各种奇奇怪怪,能够限制人行动的术法。

  在这种狭窄的地形中,限制行动反而比高伤害对苏池的威胁更大一些。

  对方配合相当默契,之前要不是苏池对灵力感知极其敏锐,怕是已经着了对方的道。

  如今出其不意解决掉一个最麻烦的,剩下这个苏池估摸着自己至少有八成胜算。

  身如惊鸿,苏池闲庭漫步一样躲避着两条看不见的灵力长鞭,悠闲的模样与周围墙壁不断炸裂开的惨状形成鲜明对比!

  丁振状若疯魔,脸颊通红,面部扭曲之下脸上的刀疤犹如一条蜈蚣一样。

  “可恶啊!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能有如此体力与灵力?”丁振不明白,这里明明是他的主场,苏池能吸收的灵力应当少的可怜才对。

  可如今被他们追了这么长时间,对方依旧犹如刚见面一样,体力与灵力还无比充沛。

  丁振都怀疑这是谁的术法空间了!

  “找到了。”

  苏池并不搭话,眼前一亮,双手猛地探出。

  丁振身体僵在原地,双手停滞下来,他手中的双鞭被人握住了!?

  “找死!”丁振随即大喜,这人以为握住他的双鞭他就没办法了?

  无形的气流自双鞭周围开始流动,化作锐利的风刃缠绕在了双鞭之上。

  丁振目光期待,只要那家伙还敢继续握着,那这风刃足以废掉对方的双手!

  而就算对方松开,缠绕了风刃的双鞭威力与攻击范围大增,对方在这里根本逃不掉。

  可未曾想,望着顺着无形双鞭席卷而来的风刃,苏池的手握的更紧了。

  “燃烧吧。”苏池低语一声。

  铺天盖地的灵力直接覆盖住了两条双鞭,甚至都直接冲进了丁振体内,为灵力快要耗尽的丁振送去了甘霖雨露。

  “诶?”丁振察觉到体内逐渐充盈的灵力,笑了

  这人莫不是被吓傻了?给他送灵力干嘛···

  可下一秒丁振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赤金色的火焰以他完全反应不过来的速度,直接点燃了双鞭,也点燃了他。

  “芜湖,燃起来了呀!看来你需要一本不可燃物呀。”

  苏池看着眼前化作人性火炬,不断哀嚎的丁振,笑出声来。

  随手松开慢慢消散的双鞭,苏池慢悠悠的来到燃起来的丁振先生旁边。

  苏池发现自己现在是自保能力有余,但常规杀伤手段还有些欠缺,打伤害完全依靠琉璃明火本身的威能。

  “我知道你死不了,别叫了。”苏池笑吟吟的站在丁振三步远的位置。

  他给丁振送过去多少灵力他自己最清楚,如今这家伙全身着火,还烧这么长时间,他那点灵力早就烧没了。

  也就是说,对方这是拿自己的灵力当作燃烧材料,以自虐的方式想要让他靠近。

  “真狠呀。”苏池感叹一声,还以为是两个蠢蠢的小毛贼,可如今看来他好像错怪对方了。

  话音刚落,丁振身上的火焰就缓缓熄灭,浑身烧伤无数,差点就光屁股的丁振站在原地,冷冷的看向苏池,神色有些难看。

  苏池看到这一幕,在心里叹了口气。

  琉璃明火在他手里和在那废萌萝莉手里完全是两种东西啊···

  说到底琉璃明火的主人还是骄浅语,能够完全发挥出其威能的也就只有骄浅语,苏池顶多算是拿到了个琉璃明火牌打火机,威能发挥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豪火球之术与小火苗之术的差别。

  同样的那点灵力,要是点火的是骄浅语,这家伙别说站着了,骨灰剩不剩都是个问题。

  而点火的是苏池,对方虽然受了伤,但却能反过来利用火焰设下陷阱,这就是差距。

  “还想继续打吗?”苏池面色悠然,但内心却已经做好了准备。

  “敢戏耍我们两兄弟的人都已经死了。”丁振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韩海,语气冷漠。

  “那就是要继续打咯?”苏池不动声色。

  “所以···”丁振一双如秃鹫一样凶狠的双眼死死盯着苏池。

  “所以我们技不如人,求求你放了我们哥俩吧!”

  丁振“啪叽”一声就跪下了,很快啊。

  苏池直接看傻。

  而一旁终于探明苏池的灵力位置,撕裂空间,从火焰中走出的骄浅语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你对他们干啥了?”骄浅语本想着给苏池一点历练时间,自己掐着点来救人,这小子还不对她感激涕零?

  可如今这情况,有些奇怪啊。

  打架就打架的,怎么还给跪下了?这还没到新年发红包的时候呢。

  “我怎么知道。”苏池摊了摊手,他自己还是一脸懵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