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我抽中了不死不灭 > 第十四章 狩猎之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仿佛字字诛心。

  步方沉默片刻,然后问道:“你是谁?”

  “我是比步方先生更了解步方先生的人。”电话那头的声音轻巧清脆。

  “你叫什么名字?”第一次,步方想起来问对方的名字。

  一直以来都是对方那边一口一个步方先生地叫着,但是步方却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种信息上的不对等让人真的有些不开心。

  “司里,吃官司的司,里外不是人的里。”对面的女人毫不拘谨地说道。

  虽然说很少有人介绍名字的时候让人会这么添堵。

  “你想要做什么?”步方不由问道。

  “我想让步方先生加入我们啊,相信我,我们是最专业的组织,能够为步方先生的成长创造最好的环境。”司里在那边热切安利道。

  步方拿着手机,想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你们那里待遇怎么样?”

  “这样说的话,步方老师您是感兴趣了?”司里笑着说道:“待遇的话,我听说步方老师现在的时薪是三百块钱?那么我们可以给步方老师提升一倍,六百块钱每小时怎么样,初步定为每天八小时的工作制,周六周日带薪休假,并且不限制您在工作期间打零工,这样的薪资待遇怎么样?”

  司里居然是在认真地和步方讨论他的薪资报酬。

  当然,步方没有道理不满意。

  “你们又是些什么人?”步方再问道。

  “我之前说过的,勉为其难给步方先生再重复一遍——我们的组织名称为圣灵,总体来讲,我们负责规范这场游戏,并且处理一些游戏所产生的的负面报道和善后工作,真用一个词汇来描述我们的话,那么我们就是官方。”司里冷静谨慎地给步方讲述着。

  “所以说你们应该约束像是顾北这样的人?”步方尝试着问道,这样发问的同时,他突然发现董珊珊已经不见了。

  “董珊珊呢?”他不由问道。

  “董珊珊女士刚才离开了,在您狠心拒绝她之后,其实我也有点好奇,步方先生为什么会拒绝像是董珊珊小姐这样美丽的女人,冒昧地问一下,您是不是已经失去了繁殖能力?否则从男性的本能来看,您都应该把楚楚可怜的董珊珊女士留下。”

  “所以我问了你们能不能收留她。”步方理所当然地说道。

  “是啊,但是董珊珊小姐很明显对于我们充满了畏惧,或者说她对于自己所犯下的那些罪责充满了畏惧,害怕受到惩罚。”司里在那里冷静地笑道:“所以她选择了逃走。”

  “如果你们收留她,会对她施加惩罚吗?”步方忍不住问道。

  “当然会。”司里没有任何的犹豫:“我们又不像步方先生这样缺失法律观念和基本道德,且容我好奇地问一句,为什么董珊珊小姐三番两次想要杀了您,并且积极将其付诸实践,但是您依旧没有反击的意图呢?”

  步方没有想到司里会问这个问题。

  所以他真的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她并没有对我造成实质的伤害。”

  “哈哈哈哈。”那边的司里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果然步方先生所认知的伤害与我们有着相当大的差异,我了解了,那么步方先生您是愿意为我们工作了吗?”

  步方稍微考虑了一下:“你所说的记忆,究竟是怎么回事。”

  自己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关于自己记忆模糊的事情。

  因为怎么想和别人说这种事情都很奇怪。

  但是这个司里却可以明确将这件事情当做自己的筹码之一。

  “虽然很难和步方先生解释这件事情,但是我确实可以在这件事情上帮助步方先生。”司里稍微打了个马虎眼。

  “如果没有什么异议的话,我就来接您一下。”司里很快就略过了这个话题,似乎说记忆的事情只是为了争取步方的加入意向。

  “顺便。”司里说顺便的时候不经意地笑了笑:“今晚又有其他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有趣的事情?”步方问道。

  司里笑了笑:“我就不告诉您哦。”

  ……

  ……

  谢君豪坐在高楼的顶端,眼前是万家闪烁的灯火。

  他穿着黑色的风衣,手里是一个喝到一半的啤酒瓶,他双脚悬空,脚下便是万丈的深渊。

  但是他依旧在似乎旁若无人地喝着酒,不在意自己如果稍微有一点点失误,那么就会从高楼之上坠落,断无生理。

  他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唯独他的眼睛中像是有一串串数字与影像在闪动着。

  他一口一口喝着酒,半瓶酒喝不了多久。

  所以很快,酒瓶就空空如也。

  他低低叹了口气,从满是酒气的口中笑道:“顾北,董珊珊,步方。”

  “有意思,都是挺有意思的人呢。”

  这样说着,他随手将自己手中的啤酒瓶,从高楼之上扔了下去。

  就好像在池塘边扔下一颗石子。

  做完这一切之后,谢君豪翻身站回了高楼的那面,闲庭信步一般,慢慢向着楼梯口走去,楼顶的风吹起他的风衣,吹不动他嘴角的笑意。

  而在高楼之下,顾北正在逃走。

  他谨慎地没有使用交通工具,就借助黑暗在这些小巷之中穿行,虽然司里嘲笑他自称的超凡入圣的智慧不过是永远冷静的头脑,但是即使只有这样,对于顾北而言也是绝对够用了。

  他步履匆匆,快速远离着步方的家,他已经定好了离开这座城市的高铁,接下来就选择远走高飞。

  凭借他的智慧和幸运,他相信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他会一步步变强,再变强,然后回来好好折磨惩罚今天让他难堪的这些可恶的家伙。

  而这个时候,尖锐的破空声音从头顶上传了出来。

  顾北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在他的视野之中,一个黑呼呼的东西凭借着重力加速度正居高临下如同一枚精确制导的导弹一般,下坠而来。

  顾北虽然获得了幸运,但是他归根到底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比如现在,他就绝对避不开眼前这从天而降的导弹。

  十几秒前谢君豪所扔下的啤酒瓶,在十几秒后精准地落在了顾北的头顶。

  顾北所引以为豪的大脑和他的精致面容一起被这简单的工业制品给轻易地粉碎,他整个人被砸倒在地,啤酒瓶在他的脑门上碎裂,红色的血慢慢铺满地面。

  而过了没多久,谢君豪从阴影处慢慢走了过来,他即使乘坐电梯,但是也没有从楼上扔下来的啤酒瓶更快。

  他看着眼前的尸体静静望了一分钟,然后才走上去,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截下来对方一截手指。

  没有人会关心这样一具被高空坠物砸死的尸体,也不会有人将其定位成谋杀。

  谢君豪哼着小曲,重新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在这个狩猎之夜,他还有第二个猎物。

  或许还有第三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