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我抽中了不死不灭 > 第十七章 想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步方正在电梯上。

  他双手空空,脑袋里只有陈少强所留给他的那个地址。

  为什么要走这一趟,其实步方自己也不清楚。

  他不应该在这里的,按照正常情况,他这个时候应该在床上准备睡觉,或者说睡不着正在绕圈赚钱。

  而不是因为一句话就坐上了对方的车,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大楼上去找一个陌生人救另外一个陌生人。

  这是一个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人进行的一场错误的战斗。

  尤其是考虑到步方并没有什么战斗能力的前提下。

  他最大的依仗大概就是——打不死?

  但是如果将时间线拉回最初,让步方重新做一次选择,他或许还是会这样做。

  因为当时陈少强告诉他,有个人已经杀了顾北,并且正准备杀了董珊珊,但是他在此之前还是有机会阻止这一切的。

  陈少强只是问他,愿不愿意去。

  步方答应了。

  仅此而已。

  步方来到了陈少强给的地址门前。

  这是一个相当高档的小区,是真正的高收入群体才有资格在这里拥有一栋房子,无论是之前去过的董珊珊家,还是步方自己的老小区,都没有办法和这里相提并论。

  步方看了眼房门。

  嗯,是智能门锁,需要验证指纹或者输入密码。

  但很不幸步方两者都不具备。

  他只能选择敲门。

  说起来也很好笑。

  明明自己知道里面正在发生一场谋杀,但是却打不开眼前的这扇门。

  毕竟步方没有什么破门而入的技巧,这里也不是自己的家。

  敲门声响起又落下。

  无人应答。

  步方很想用力拍门,顺便喊出那句你有本事偷男人,怎么没本事开门啊,不要躲在里面不说话,我知道你在家的经典台词,不过又有点实在拍不下去手。

  而正在这个时候,口袋里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并不是电话,而是短信。

  短信来自司里,内容更加简单。

  只是六个数字。

  步方看着眼前的门,盯着手机,然后把这六个数字输入了进去。

  嗯——门开了。

  司里真的好像无所不能一样,并且她就好像一直跟在自己身边,无论自己遇到什么困难,她都能够第一时间给自己解决方案。

  步方在门口停顿片刻,考虑了一下要不要问司里怎么知道密码的。

  但是随即想到那个可恶的女人就算问了她也绝对不会说,随即就放弃了这个幼稚的想法。

  现在陈少强告诉了步方地址,司里告诉了步方密码,所以他只剩下走进去就可以了。

  他想了想,最后迈出了第一步。

  这是一个超过了两百平米的大平层建筑,所以有很多房间,布置也很复杂。

  或者说,隔音效果很好。

  所以步方很快就理解为什么自己敲门会没有人听到。

  并且如果真的拍门了,里面的人也未必会听到。

  因为现在步方听到了一些很奇怪的声音。

  并且随着他的走近,这个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步方开始越来越怀疑自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恶作剧中,这个恶作剧的起点,就是从陈少强告诉他董珊珊快要被人杀死开始的。

  步方来到了最后那扇门的门外。

  里面的声音已经很大了。

  于是步方就用力敲了敲那扇门。

  那扇门并没有锁,所以随着步方的用力敲门,门向后慢慢滑开。

  里面传出来了女人的尖叫。

  步方叹了口气。

  是的,那是董珊珊的声音。

  至少说明自己没有被人彻底忽悠了。

  于是他走了进去。

  果然,房间里有一男一女。

  女的当然就是董珊珊,她头发散乱,脸色潮红,此时正用被子遮住身体,有些惊慌地望着突然走入的步方。

  明明她其实和步方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不知道为何,当看到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人是步方的时候,她感到了莫名的心虚。

  是真的有被捉奸在床的感觉,或者说本身这就是捉奸在床。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站在别人的房间里,站在别人的床前,步方理直气壮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而那个男人却显得非常地镇定。

  “这里是我家,床上的这个是我女朋友,我和我女朋友做一点爱做的事情,难道这还犯法了不成?”

  “倒是小同志你,是怎么进我家的?你可不要说我家门没有锁,我这里到处都是监控,等我报警调出来,有你好受的。”

  眼前的男人很明显没有老婆,否则绝对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话。

  “他是你男朋友?”步方没有理会这个男人,而是问向董珊珊。

  董珊珊的私生活很乱,这已经是步方早就知道的事情了。

  但是眼前这个人是不是董珊珊的男朋友,却很重要。

  董珊珊静静望着步方,她逐渐从最初的惊慌中镇定下来,她平静望着步方:“我怎么样和你有关系吗?”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幽怨。

  “本来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想吃了他对吧?”步方静静问道。

  没有等董珊珊回答,那个男人看着步方,带着一种男人都懂的暧昧笑容:“她就是想吃我了啊,或者说,她已经把我吃了,不过还没吃干净。”

  “我的意思是,她想物理意义上地吃了你。”步方耐心地给他解释道,不过想了想,感觉就就算解释了也解释不清楚,于是就看着董珊珊:“顾北已经死了,不出意外就是他动的手。”

  “在你想吃了他的同时,他应该也想吃了你。”

  董珊珊在这一瞬间才真正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表情也从之前那种缱绻妩媚并存的慵懒转变为了警惕与恐惧:“你真的杀了顾北?”

  男人依然躺在床上,他叹了口气:“最难消受美人恩啊,我本来还想多享受一会呢,但是小兄弟你生生把这一切搅黄了。”

  他的话音未落,董珊珊已经望着他,目光阴冷地轻轻吐出两个字。

  “暴食。”

  董珊珊地话音未落,这个男人已经开始疯狂地撕扯着眼前的被褥,想要将这一切都给囫囵地吞入腹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