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我抽中了不死不灭 > 第二十三章 壁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毫无疑问,现在的谢君豪已经听不懂步方在说些什么了。

  因为已经丧失了理智,所以当然就不会被激怒。

  但是很明显他变得更加愤怒了。

  哪怕说牙齿已经崩碎了几颗,但是他丝毫没有理会,反正步方现在已经被整个人壁咚在了墙上,整个人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谢君豪只需要在自己剩下的六条腿的辅助下撑起身体在步方的身上猛啃就可以了。

  虽然说这些啃咬对于步方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对他而言这大概就和亲吻差不多。

  但是鉴于现在谢君豪的状态整个已经接近疯魔,他嘴里的牙齿基本上都已经被磕掉了,流着鲜血,每一次下嘴都在步方的身上种下一颗鲜红的草莓。

  听起来感觉似乎很浪漫,但是放在步方身上却感觉很恶心。

  毕竟现在他正在被一个怪物壁咚,被按在墙上乱亲,要多霸总有多霸总,而谢君豪本人,四舍五入那也是一个霸道总裁的身份。

  “司里,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帮帮我嘛!”步方大声喊道。

  与此同时,谢君豪又无力地在步方的脑门上咬了一口。

  他嘴里的牙齿差不多已经掉光了,现在就感觉像是没牙的老奶奶在吃冰棒一样的感觉。

  这样一想就更恶心了。

  “这是难得的现场教学呢。”司里站在那里饶有兴趣地评价着,似乎这个巨大的人形黑毛蜘蛛完全没有办法吓到她。

  “谢君豪没有办法驾驭蜘蛛女王的力量,被其占据了体内的主导,整个人正在由人向兽转变,而这个过程我们一般将其称作失控。”

  “等你加入圣灵之后,会看到更多的失控的案例,不过相对而言,这次的失控危害性相当有限,是非常有益的教学案例。”

  “反正。”司里慢条斯理地补刀说道:“他又完全伤害不了你。”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癞蛤蟆在脚背,它不咬人但是它膈应啊!”步方大声说道:“难不成它能在这里啃我整整一天?”

  “那倒不会。”司里抬头欣赏着这有趣的景象,这个穿着白衬衫百褶裙就像是高中女生一样的家伙带着饶有兴趣的笑容:“现在只是失控的第一阶段,很快就会继续演变下去。”

  在司里这样说着的时候,在步方的眼前,他清楚地看到谢君豪的那张脸正在涨大,而那张已经没有牙齿的大嘴中,正在缓慢蠕动生长着雪白尖锐的新齿。

  这些牙齿并不像是人类的牙齿,相对来说更像是鲨鱼或者昆虫的口器,从上到下长满了细密雪白的新牙,给人感觉就像是锉刀一样,又毫无疑问是密集恐惧症的福音。

  “我真的一点都不感觉有趣。”步方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现在步方先生您是不是感觉我当初的建议很有建设性呢?”司里站在旁边笑着说道:“将董珊珊抛下来当做诱饵,我们愉快地跑路难道不开心吗?”

  “真的一点都不开心。”步方这样说着的时候,谢君豪的下一嘴已经下来了。

  这一次他有力地提升了自己的咬合力,从原本人类那孱弱的下颏升级为了野兽级别的口器,几乎能够将步方那不大的头颅直接齐根吞下。

  “咯叭咯叭咯叭咯叭……”

  那一瞬间细碎的响声几乎连成一片,共同缀成一曲优美的乐章。

  司里站在原地抬起头,看着谢君豪张开大嘴自上而下将步方的脑袋整个都含入口器之中,似乎只要轻轻一咬,就可以将步方的脖子咬断,从而轻易地吞下头颅。

  但是就是这最后简单的一步谢君豪无论如何都迈不过去。

  他明明已经拼命在努力地咬合,不知道磨碎了多少牙齿,那些咯叭声每一次响起,就意味着一颗牙齿从他的口中断裂脱落。

  但是不知道究竟磕断了不知道多少牙齿,步方的脖子依旧光滑完整,甚至没有留下一两个小小的印痕。

  而对于步方来说唯一值得开心的地方就是谢君豪那已经突变过的口器之中,已经没有了舌头的位置。

  否则的话被人把头含在嘴里还能够勉强接受,但是如果还有一根舌头在你的脸上搅来搅去的,即使是异性都很难接受的行为,换成同性那件事就是人间真实的惨剧。

  “哈哈哈哈哈哈……”司里在一旁倒是开心地笑着,甚至有点捂着肚子笑疼了的感觉。

  步方现在倒是完全没有办法说话了,毕竟头都被人含在嘴里,在不会腹语的前提下,想说话真的是如同天方夜谭的感觉。

  他只能拼命地抬起双手,用力撑住谢君豪的头,想要像脱头套一样,用力想要挣脱出来。

  但是这就像是蚍蜉撼树一样,虽然说谢君豪根本就咬不动,但是想要把卡在脑袋上的嘴巴给卸下来,难度基本上和把灯泡从嘴里拿出来差不多。

  或者说要更难。

  尝试了几下,步方终于认命,他不再推开嘴巴,而是握紧拳头向着自己的脑袋上面狠揍,一下一下,一下一下。

  虽然说打自己步方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同样打在谢君豪的身上,他此时已经接近异形化了,这样的攻击始终还是有些杯水车薪。

  “所以说就到此为止了吗?”步方忍不住心中说道。

  虽然自己死不了,但是谢君豪也完全没有松嘴的痕迹。

  几乎没有野兽会放开到嘴的猎物。

  除非它受到更大的威胁。

  而正在这个时候,步方听到了枪声。

  谢君豪瞬间松嘴,同时蛛腿也终于挪开,步方被瞬间解放,整个人贴着墙滑落下来,他感觉自己的头上身上都黏糊糊的,但是步方依然记得眼前最重要的敌人是谢君豪。

  他抹开脸上的黏液,努力睁开眼睛,正看到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正举枪向着谢君豪射击。

  而在一旁的司里则笑眯眯地举起了手机:“我可是报了警哦。”

  步方心中感觉不妙。

  而警察们手中所握的都是手枪,这样的火力对于现在的谢君豪而言,可能根本就不够格。

  他不由再望向谢君豪,只见谢君豪的身体躯干以及头颅已经多处受伤,不过从他伤口中流出来的并不是鲜血,而是介于黄色组织液与红色血浆之间的东西。

  他的蛛腿移动着,也将目光逐渐转向了那些开枪的警察。

  步方瞬间冲了过去,拦在了警察与谢君豪之间,同时回头大声喊道:“你们快逃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