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我抽中了不死不灭 > 第二十五章 七宗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条向下的阶梯一路延伸,几乎看不到尽头。

  在步方还在迟疑的时候,张小燃已经回头看着步方:“现在你可以选择见或者不见。”

  “如果我选择不见呢?”步方反问道。

  他是真的很好奇如果他选择不见张小燃会如何处理。

  没有想到张小燃笑了笑:“那你就可以回去了。”

  这样说着,他指了指外面:“你可以跳下去,我是认真的。”

  他确实是认真的,因为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高度是粉身碎骨的高度。

  但是对于步方和他而言,这个高度真的就只是娱乐的高度罢了。

  “你让我思考一下。”步方说道。

  “我们的时间不多。”张小燃静静提醒步方说道。

  “那你让我打个电话。”步方这样说着,拿出手机,然后熟练地拨打了司里的电话号码。

  “喂。”电话那边司里的声音依旧冷冷清清。

  “我现在遇到了一些困难。”步方这样说道,随后将自己面临的事情给司里讲了一下。

  “那就去见啊,顺便给姓秦的带去我的问候。”司里在电话里那头说道。

  “什么问候?”步方打破砂锅问到底。

  “祝他不得好死。”司里认真说道。

  步方也认真点头。

  他挂断电话,看着张小燃:“做好决定了。”

  这样说着,他率先走下阶梯。

  这条楼梯真的是又黑又漫长。

  步方来的时候是被张小燃带过来的,几乎都是在天上飞。

  但是现在要走这样的楼梯,反差瞬间就变得非常之大。

  “秦知古是一个怎样的人?”步方忍不住问道。

  “即使马上你就可以看到他了?”张小燃说道。

  因为见到之后知道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况且耳听为虚,眼见方为实。

  “是的。”步方说道。

  张小燃忍不住笑了笑:“这样的话,我可以简单地概括,他是一个商人。”

  “他父母就是非常有钱的商人,拥有着数家跨国企业,是整个世界最有钱的那群人中间的一位。”

  “但是很不幸,他的父母因为热衷于赚钱,没有意识到彼此都患上了绝症,即使再多的钱财,也没有办法买来生命,所以秦知古很早就需要自己来操持家业。”

  “而他自己又不是做生意的料子,虽然很辛苦地折腾,但是一来二去,非但没有赚到钱,反而赔进去了不少。”

  “他从小锦衣玉食,认为赚钱应该就是这个世界最简单的事情,但是当自己上手的时候,才意识到竟然会如此地艰难。”

  “总之,一度他徘徊在破产的边缘,就算一周要坐六班飞机到全球各地处理生意和谈判,但是所有人都将乳臭未干的他视作上好的肥羊,只看如何宰割。”

  “而就在这个时候,飞机失事了。”张小燃淡淡说道。

  所有的幸运都来自于毁灭。

  也便是肉体的死亡刺激造物者血肉的苏醒。

  “他也获得了自己的愿望与幸运。”张小燃看着前方的黑暗:“我告诉过你,他的愿望是富可敌国的财富,所以说当他获救之后,生意场上无往不利,无论是工厂的生产,股市的运作,还是谈判桌上的博弈,每次他都能够轻松地赚得盆满钵满。”

  “但是这其实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他的幸运。”

  “他的幸运名为贪婪。”

  “在所有的幸运之中,有七种幸运最为特殊。”

  “他们并不是最强大的幸运。”

  “但是却毫无疑问是最特殊的幸运。”

  “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和色欲。”张小燃一一历数这七种幸运。

  “相比于其他更加简单易懂的幸运,这属于七宗罪的七种幸运其能力需要缓慢地开发。”

  “而秦知古的贪婪,便是这七种不可思议幸运之中的一个。”

  步方下意识地联想到了董珊珊曾经对他用过的暴食。

  而现在暴食的力量应该在谢君豪的体内,并且也已经被司里给回收了。

  “暴食。”步方开口轻轻说道。

  看着张小燃看向他,步方很意外张小燃不知道:“我曾经见过暴食。”

  “有趣。”张小燃不由笑了起来:“你在哪里见过?”

  “一个叫做董珊珊的女人身上。”步方开口说道。

  “那个蜘蛛女王?”张小燃马上说道。

  “是的。”步方说道。

  “她的暴食有什么效果?”张小燃问道。

  “能够极度激发人的食欲,让你陷入无休止的进食之中,并且会吞食掉身边一切的东西,直到将肠胃涨破。”步方耐心地给张小燃解释。

  “那么董珊珊的暴食还是最初级的能力,并且她也没有向别人展露过这项七宗罪。”张小燃笑着说道:“至于秦知古的贪婪,他能够看到每个人的潜力,看到每个人的欲望,当然,他也能够看到每个人的幸运。”

  “最重要的是,他能够吞食这些。”

  “他能够吞食这些天赋与潜力,当然也能够吞食掉最适合自己的幸运,就是凭借着这个本事,他不仅能够在商界立足下来,甚至说很快自己也成长为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幸运者之一。”

  “而我们现在要见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张小燃微微笑道。

  “那么他的贪婪能够吞噬掉我的幸运吗?”步方忍不住说道。

  “这也就是我带你来到这里的原因。”张小燃停住了脚步。

  因为他的面前已经是一扇门。

  一扇纯黑的坚固的门。

  张小燃将手轻轻抵住这扇门,然后开口道:“说见又不见,你永远都是这么不干脆的人。”

  “张先生你没有听说过荆轲刺秦的故事吗?”那个尖细的阴柔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了起来:“说荆轲带着燕国地图与樊於期的首级,只想去见秦王一面。”

  “然后见面之后地图展开,在地图的尽头,便是那柄削铁如泥见血封喉的匕首。”

  “而现在你将这个不死不灭带到我的面前,不就是希望我能够再亲自见你一面吗?”

  那个声音发出了桀桀的笑声。

  “然后,你好杀了我不是吗?”

  张小燃低头摇了摇头,然后手上用力。

  面前那扇坚固的黑色大门在他一推之下瞬间崩裂开来,连带着周围的墙壁都崩碎扭曲。

  烟尘之中,门户洞开。

  张小燃看着面前:“我想杀你的话,直接就可以杀了,需要费那么多废话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