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去读读小说网 > 一品女仵作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去读读小说网] https://www.qudud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清朗沉声应了个嗯。

    低垂无星无月的夜幕之下,身形消瘦的清秀女子跃身跳下马车。接着,身形修长的高大身影,也下了马车,只是就算是跳车的动作,他也做的行云流水自带一股矜贵姿态,看的许楚忍不住又是一番感慨。

    果然,优雅的人骨子里都是优雅的。无论做什么动作什么行为,都赏心悦目卓尔不群。

    虽然此处并非皇族陵墓,可是也时常会有守卫走动查看,所以他们的时间当真紧迫。待到萧清朗行至许楚身旁之后,才给了由暗卫装扮的车夫一个眼色,接着那车夫与一众侍卫就迅速的褪下了。如今,只留下的之前帮着许楚挖坟的三人。

    他们的动作极快,没有任何声响就悄然隐在了暗处,并未惊动任何守卫。

    许楚对侍卫们整齐划一的举动并不诧异,毕竟能在萧清朗身边当差,且能成为他的心腹的人,哪个是简单之辈?且他们多是相互扶持着自战场上走下来的同袍,那默契自然要比常人更深一些。

    萧清朗见许楚已经将视线投向了那些只有个小小石碑的青石坟上,所以也不再耽搁,直接提着许楚的工具箱携她一道走过去。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在挖过英国公的墓室,现在一个小小总管的坟自然也就难不到他们了。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那本是完整的青石坟包就直接被打开了个口子。虽然也算不得大,可是抬出棺椁让许楚仔细查看也是足够了的。

    这一次,倒不是许楚并不愿进入墓室查看,而是因为王明阳身为总管的坟墓并不如英国公的墓地那般宏伟。自然,墓室之内的空间,也差距颇大,根本容不得许楚入内查验。

    不过将棺椁抬出,倒也方便了许多。

    因着要隐秘行事,所以侍卫并未敢像在英国公墓处那般大张旗鼓的点燃火把,只是取了两盏琉璃灯在棺椁前后位置帮着许楚照亮。

    此时,几名侍卫对于挖坟掘墓之事,已经算得上能面不改色了。至于是否对死者不敬,他们倒不在放在心上了。

    一来,如他们这般从死人堆里拼杀过来的人,对鬼神之说本就不甚在意。二者,与那些鬼魅的鬼神相比,他们同王爷一样坚信能为人伸冤才是对死者最大的敬畏。

    这棺椁看起来并不算贵重,其上未曾有太多雕花暗纹,只是普通的黑漆木棺。不过这样,与王阳明宦官的身份,也算相称。

    琉璃灯光在黑暗之中微微闪烁,堪堪能照亮棺椁之内的情形,昏黄的光线将那已经褪色的宦官总管的服饰,以及那服饰之下盖着的白骨照的格外晦暗。

    墓穴附近的林木摇曳不休,黑影嶙峋,为死寂无声的墓地徒增了许多阴冷气氛。

    带着水汽的冷风吹过,使得许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虽然她已经穿着了夹袄,可是还是抵挡不住深秋雨夜之后秋风的寒凉。

    萧清朗微微动了动脚步,伸手为她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而后毫不在意的站在了许楚的右侧,也为她挡住了些许寒风。

    待到身体被披风裹的微微回暖之后,许楚才抬头对萧清朗眨了眨眼。此时,她戴着验尸所用的口罩,唯有一双眼睛晶亮黑黝的露在外面,只是纵然只是一个眼神,却也足够萧清朗心头一动,随之眼眸也深了一深......

    他深深吐了一口气,轻声说道:“验吧。”

    许楚点了点头,眸色恢复了素日验尸之时的冷寂跟专注。此时此地,并不适宜蒸骨验尸,所以此时她只能凭着眼神跟手感验看这具骨骸。

    她缓缓将头骨举起,接着琉璃灯的光亮仔细查看起来。

    此时的她,面色神情极为平静,只一双刚刚除去手套的手,素白而修长的在那白骨之上不断触摸。

    本是纤细的手指,轻柔的滑动着,在灯光之下泛着莹莹的光晕,宛如是一副美画一般赏心悦目。可偏生,这双如画的美手,此时却捧着一颗煞白的骷髅头,好似是捧着什么珠宝一般,令人心头发?。

    不过她却全无所知一般,只管小心用指腹摩挲着那头骨的每一处。

    没过几息,她眉头忽然一紧。旋即,发出一声惊诧的“咦”?

    “王爷,这是一具女尸啊。”许楚谨慎的将那骨骼之上的衣物除去,取了骨骸盆骨再次检查一遍,然后抬头看向萧清朗,语气笃定道,“王爷,这是具尸骨的颅骨较小,较轻,骨面较光滑,肌线、肌峪不明显,颅壁较薄。额骨额鳞下部较陡直,上部向后弯曲,额结节显著。乳突上嵴不明显,乳突后缘短,眉间突度不明显且较为平直。这些,都是女性的特征......”

    她一边说,手指一边在那头骨之上移动,每说一处便用手指停在那里,好让萧清朗看的清楚分明一些。

    萧清朗的目光深邃幽深,模样却极为平静,他只带着些许冷意的看了一眼许楚手中的头骨,又瞧了瞧那木棺之中的白骨。此事,他与许楚本就早有预料,所以不至于震惊。可是预料之内归预料之内,在真的听到确定的结论之时,他的内心还是不能免的起了波澜。

    好在他惯是懂得克制,才未曾露出半分异样。

    “可能验出其身份与死因?”

    许楚将头骨放下,说道:“暂时还不知道,我需要继续验看。”

    她说完之后,双手就渐渐顺着尸骨向下摸去。待到她仔细将四肢与各处骨骼触摸了一遍之后,才说道:“头骨完整没有明显损伤之处,舌骨、颈椎骨无明显折断,可以推断死者不曾遭遇过扼杀或是头部伤害。”

    “四肢与身骨,也没有明显的折断处,骨骸之上也没有骨痂跟骨?J,所以死者临死之前应该不曾有过骨折之类的伤情。”

    “耻骨联合面的联合缘骨质疏松,斜面骨质疏松,联合缘逐渐破损。所以可推测,死者年龄约为五十到六十之间。”

    她说完,就将盆骨放下,再度将视线看向胸骨处。略作查看后,她将那胸骨也取出,查看过后说道:“胸肋结合缘开始出现小的破损。柄体结台缘唇状向下翮卷.偏离结台缘。胸骨体背面骨质下端开始出现骨质疏松。根据胸骨情形推断,死者年龄约为四十五到五十三岁之间。”

    “看盆骨耻骨联合处可知,此人不曾有过生育史。”

    “几项相加,可以推测出死者为女性,年纪约为五十到五十三岁上下,身长五尺一寸左右,体型颇为魁梧。手关节粗大,骨头变形,应该是常年劳作,且多半是做浣洗或是常年用冷水的活计,以至于此人患有严重的痛风跟骨痹病症。”

    萧清朗深深的看了那骨骸一眼,眯眼说道:“宫中浣衣局是转为宫内贵人与宦官婢女洗衣服的地方,同时那里也是除了掖庭之外最为辛劳之处。若说足以让人换上痛风之症,且让骨骼变形的地方,想来也只有那一处了。”

    那里的宫婢跟嬷嬷,多是宫外没有依靠跟家人的,她们到了年纪不出宫,除了受惩治而不得自由的情况之外,大多就是为了在宫里混个晚年了。

    所以,那里的人,每年死亡的人数算不上少。又因着身份低微卑贱,所以不可能如王阳明一般得个埋身之处,其结局无一例外都是被内廷处理尸首的奴役将尸体扔去乱葬岗。

    许楚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手下的骨骸。也就是说,王阳明很可能就借着这个纰漏,假死遁逃出宫。也正是因此,那皇宫通往英国公府的密道之内,才只有其妻女的牌位而没有他的牌位。

    可是,就算他能借此假死藏匿起来,可他是如何出宫的呢?

    内廷收尸的奴仆,收到的面目全非的尸体,也就是这个宫婢腐烂后的尸体,继而当作王阳明的处理了。可是,那假做宫女尸体的王阳明,又是如何避开人的视线被内廷的人扔去乱葬岗的?要知道,真死跟假死,并未腐烂面目全非的男性与女性差别可是颇大的......

    忽然之间,许楚就想起了当年玄阳道人能在宫中混乱之时,全身而退的逃出宫,并且还能在宫外掀起风云的事情来。

    当时,她与萧清朗一致猜测,必然是有人做了其内应。而那个人,对皇宫十分熟悉,而且对守备甚至是禁卫军的巡查路线也异常熟悉。能避开帝王的暗桩,也能丝毫不惊动宫中守卫......

    后来,在知道肃王一脉的时候,她也猜测过那人是否会是肃王或者是他的人。可是纵然当初肃王有了能与太子对抗的势力,可也不至于能摸到圣祖爷的底儿,那宫中隐藏在暗处的守卫,他更不可能那般清楚才对。

    可是偏生那人就是能避开人的耳目,不动声色的随意出入宫廷。这就不是一个密道能解释的了的了,毕竟密道难查,可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皇宫大院,却不被发现,这才是难事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